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6372004607

网易考拉推荐

程丁本《红楼梦》与程乙本《红楼梦》之区别  

2017-10-11 16:54:10|  分类: 文艺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丁本《红楼梦》与程乙本《红楼梦》之区别:

一、文字上的不同,程丁本在处理文字上更加精当,如:

第一回《好了歌》的注解:

程乙本文本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

程丁本文本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

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程乙本“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程丁本为“绿纱今又在蓬窗上”,中间去一“糊”,文字立显精干。

程乙本“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程丁本为“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送白骨”与“埋白骨”、“红灯帐”与“红绡帐”,显见程丁本用字更加讲究合理。

二、回目及诗文作者的不同。程乙本第十七、十八两回合为一回,其回目标题为:“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程丁本第十七回回目标题与程乙本第十七十八回相同,均为:“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而程丁本第十八回则为:“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天伦乐宝玉呈才藻”。至于内容,两本大节基本相同,但诗词作者及文字、转接之处等则微有区别。如:

程乙本第十七十八回,贾妃省亲,命姊妹们做诗,李纨作《文采风流(匾额)》,其诗为七律:

秀水明山抱复回,风流文采胜蓬莱。绿裁歌扇迷芳草,红衬湘裙舞落梅。

珠玉自应传盛世,神仙何幸下瑶台。名园一自邀游赏,未许凡人到此来。

程丁本李纨的诗则改为七绝,诗的标题及内容均与程乙本不同,标题为“万象争辉(匾额)”,诗为:

名园筑就势巍巍,奉命多惭学浅微。精妙一时言不尽,果然万物有光辉!

按,此两诗,若论身份,程丁本中李纨的诗更合理,因为李纨本是以德为先,于诗词不擅场,作绝句比较简单,而程乙本迎春、探春、惜春三人作的均都是七绝,突然到第四个李纨则改为七律,似于身份不合。窃以为程丁本在处理人物修改特征方面较程乙本更胜一筹。

三、程乙本《红楼梦》从第一回看,它所根据的文本或许为“脂砚斋凡四评阅过”的重评本(即甲戌本,乾隆十九年,1754年),“四评阅过”中初评不知何年何月,三评为己卯本,“己卯冬月定本”,为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四评为庚辰本,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可以说,庚辰本《红楼梦》为现本《红楼梦》的定本,最权威的本子。

程乙本《红楼梦》第一回中:

有些地方描叙较为拖沓,有的地方可能是阅评者(脂砚斋等)的语言,亦搀入正文,如第一回“作者自云”至“故曰‘贾雨村’云云”,之后,有一段文字为:“乃是第一回题纲正义也。开卷即云‘风尘怀闺秀’,则知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并非怨世骂时之书矣;虽一时有涉于世态,然亦不得不叙者,但非其本旨耳。阅者切记之。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泡,古今一梦尽荒唐。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这一段文字显然可以看出是评点人的口吻,不是正文的内容,程乙本搀进这段文字,非但无补于小说之艺术,且于叙事风格有较大妨碍。

这一段文字,与甲戌本(重评本)较近,见下:

此书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但书中所记何事,又因何而撰是书哉?自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蒙侧批:何非梦幻,何不通灵?作者托言,原当有自。受气清浊,本无男女之别。实愧则有余、悔则无益之大无可奈何之日也。当此时则自欲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至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以悦人之耳目哉?故曰‘风尘怀闺秀’。”乃是第一回题纲正义也。开卷即云“风尘怀闺秀”,则知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并非怨世骂时之书矣。虽一时有涉于世态,然亦不得不叙者,但非其本旨耳,阅者切记之。诗曰:

浮生著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而甲戌本的这段文字,属于重评石头记中“凡例”的部分,不属于正文。

定本庚辰本开头:

——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但书中所记何事何人,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若此裙钗哉!实愧则有馀,悔又无益,大无可如何之日也。当此则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谈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我之罪固不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茆椽蓬牖、瓦灶绳床,其晨夕风露、阶柳庭花,亦未有防我之襟怀笔墨,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昭传,复可以悦世人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故曰“贾雨村”云云。此回中凡用“梦”“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

列位看官,你道此书从何而来?说起根由,虽近荒唐,细按则深有趣味。

可以看出,庚辰本将甲戌本“凡例”中的一部分(末段文字)融进了正文,但与甲戌本“凡例”(共有三段文字)末段文字即“此书开卷第一回也”到“十年辛苦不寻常”又不甚一致。如:“乃是第一回题纲正义也。开卷即云‘风尘怀闺秀’,则知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并非怨世骂时之书矣。虽一时有涉于世态,然亦不得不叙者,但非其本旨耳,阅者切记之。诗曰:浮生著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这一段文字就为庚辰本正文第一回中所无。(当然甲戌本正文也是没有的。)

现在程丁本第一回中第一段文字,与庚辰本第一段文字大致相同,只是有些词句微有区别,很有可能是程丁本制造者程伟元或高鹗的手笔,但可看出程丁本与曹雪芹的《石头记》原貌相当接近,而程乙本所据以甲戌本为多,但又并非照抄甲戌本,而是将甲戌本中凡例部分从末段起全部搀入正文中,可看出程乙本与庚辰定本有较大距离。

以版本而论,庚戌本当为曹雪芹《石头记》定本,为脂砚斋四评阅过审定的。甲戌本则为重评本,为“四评阅过”中的第二评本,自然并非定本。

程伟元、高鹗二人在做《红楼梦》程甲本(1791)、程乙本(1792)时,可以肯定他们所根据的不是庚辰本,而是庚辰本以外的其他本子,比如甲戌本。后来,程、高二人大约发现了这个错误,因此在程丁本中,将本子予以修正,恢复到庚辰定本的原貌,但在某些文字上仍有所增删。根据现在文本的状况,增删后的文本较庚辰定本在文字的表现力度上还是有相当的优势的。

可以这样说,论接近“脂砚斋四评阅过”《石头记》(定本)原貌,程丁本较程乙本为优;论文字增删之后其语言文字之精当及表现之力度,程丁本亦较程乙本为优。

伍恒山 2004-2-27

程丁插图全本《红楼梦》,江苏文艺出版社20041月出版,豪华精装,定价:88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