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生活从昨天下午开始  

2017-02-14 06:35:23|  分类: 信笔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醒来正是午夜,浓睡不消残酒,口里觉得有些渴,头脑却还清醒,只是肚里有股股的暖流翻腾。
          打开收音机,正播着一篇优美的文学作品,也许是一篇散文。听着播完了,很期望像法国的飞行员作家笔下的小王子一样,往前挪一下就能一天看43次夕阳西下。至于追随古时的夸夫和屈原,是望尘莫及的了。
        想伴着全天播音结束的晚安乐曲再次入眠,已是不大可能。虽没有地暖的热烤,闻着被子上残留的太阳味道,被老鼠曾占据过的空巢昨天上午清扫,电褥子也不愿意多开,重新回到让两床厚被压在身上的感觉真好。
        躺在床上,用昨天削好的铅笔在床头本上规划着美好的蓝图,写下我的生活点滴和思想火花。回想起昨夜在今年就要退休的老徐家的酒菜:磕着普通的黑瓜子,还有稀罕的白瓜子和杏核,喝着浓郁的红茶,桌上满是佳肴,有狍肉的山珍,有被下套的野兔野味,有热情的推杯换盏,有重温旧情的碰杯声,质朴的话语透着微醺的倔强。
        幸福的生活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总是悄然而至。我不过是好奇:为什么我的电脑一下子就在昨天下午好了呢?好久没用的XP又回到我面前,再插上以前别人有我没有的360WIFI,我的手机也上网了。我还是偏爱电脑上网,游戏的迷恋热情到了平台期,慢慢就要彻底消除影响,看看网络上的风景,找点有啃头的东东显示我在“研究”高深学问,顺便找些于我有用的资料,满足一时好奇。
        再回到我的写长博时代,随意记下我的生活和感受,任思绪在键盘流转。要写为正人君子之流深恶痛绝的文字,我是无能为力,有时也学着时评针砭一下流弊,最主要的记录我的生活点滴,不能算我的历史,以后也作为一点遗迹。
       静等花开并不宁静,一日看三回就更不平静了。所谓的静,是没有功利的,没有过多纷扰的生活就是好的。一个人独处一屋,与文字为伴,寻求心灵的清静就足够了,就是幸福的生活了。
       与昨天上午相比,下午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宿舍里有了凉水洗手,办公室里毛让学生送来了桶装水,启动我的小电壶烧开泡茶,杯子没刷干净还有点毛味,就像两处的卫生慢慢会清除的。有电的取暖不成问题,责怪管总务没给安炉子没有道理,自备的碳晶闲着也是闲着,据说今天要给我申请电暖器我说不必,还要给我调回向阳的宿舍也是婉拒。我不求多好的物质条件,能给我一个安乐窝,让我安安静静地看书写博,我就谢天谢地了。
       睡是睡不着了,就在3点起来。月白如昼,还有照明灯和监控的红眼睛。我能看清下去的台阶,听到几声鸡鸣,可夜和人们还在沉睡,校园里只有我一个幽灵在晃来晃去。当一只野猫从一处空屋的门底窜出来,我才吓得承认不只我一个幽灵,也才醒悟这个校园不只属于我一个人,归根到底更确切是属于它们。
      到黑黝的脏地净了身,转到老旧的办公楼,没有什么怕丢的东西还是依例每晚锁门的,只好到门房去拿钥匙。隔窗看窗台和桌上都没有,再去推门推不动,但不像是插着的。回去睡觉吧不甘心,再使劲推时终于推开,拉开抽屉找到了其中一把的钥匙,悄悄带上门生怕惊醒值班的老人。可当我去用钥匙往锁孔里伸时,竟发现不是这把锁的,可经我一戳锁意外地开了,原来是没有锁好。原来不想很快地送回钥匙,还是赶忙去送了,因为这把钥匙不定是开哪扇门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有人要用,这也是偶尔有的,都是内部人自己悄悄的开门,以免惊动值班,不想因为自己的特殊而麻烦别人。
        写到这里,已是凌晨4点半,听见外面有动静,出去看时没有人,只有黑的夜,于是又回来续写。
       我是幸福的了,尽管在我请示工作后,宋校礼“贤”下“士”亲自来和我说,我赶忙到总务处要来了一把椅子。实际他很忙,还有好几科的课正调得他焦头烂额,思来想去就那几根腿,做各人工作时又这又那,有的确实不想干,有的还得讲条件。不当领导是不知其中的难处,我是通情达理的,但绝对不会帮什么忙,因为我是一般群众,安排我头上我也是耍滑头就是不干。
        昨晚我对几个中层宣告高姿态,说我要是你们啊,就主动去问领导还有什么课没人教,不能说我是万金油,但我要勇挑重担,为领导分忧。人说你去要干不放心你干咋办,我说我可以学,我可以努力去试。什么不是学的?20多年前我刚毕业让我这个学政治的教语文,我不是愉快地接了吗?让我当班主任不也“试”了吗?一次缺政治老师,我不是给带了吗?还因此触发灵感,在实事基础上写了一篇教育叙事获了全省一等奖呢。
        校长说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提什么当年勇,以前干得好的再继续发扬,争取干得更好,干得不好的呢,可以一笔勾销,总之是一切向前看,就看现在和今后你怎样作为。
       说起现在来,我有些害怕。我和领导说我就那么点本事,办好文学社是没有市场的,委婉的暗示不是说不可以办,但要看n情况,不能凭着自己的性子和人家争时间。如今是只争朝夕的拿成绩,一切靠边站,搞活动不过是装装样子应付检查,有了分数才是最硬的!这是我早就料到的问题,以前我还可利用的饭空也是侵占不得的,学校和老师都不答应,学生和家长更是不答应。我可以借素质教育的理由搞这不该有的玩意儿,学校因为有明明的检查和倡导也不会禁止。但我举有社员凭借文学考取华师的例子有点牵强附会,还有一个西南大学的特例纯属乌有,确切消息那个学生正在复读。
       在铁的事实面前我的理由一点儿也站不住脚,我鼓吹的不会影响学习反而会促进学习的论断非常苍白无力。可我还是退一百步来说,一个学期或一年让他们写一篇文章行不行,就算社员一篇稿不出,我已做好了10期及至100期的计划,什么古代文学、儿童文学,再细分唐诗、宋词,等等,不胜枚举,洋洋洒洒,我尽可以尽情挥洒,出出来社员不看也行,就怕看了影响学习啊!
       说到安排课的难处,我表示理解;但就算我再怎么争取,就算拿出我学习过英语课本来,也是不能让我去试,因为我还要去起右脚后跟上的钢板。
       人家看我姿态这么高,热情这么涨,就纷纷推荐我当中层,副职也行。语文和政治是没的说了,历史也不分家。英语你说行,也可让你一试,就是要看短时间内的效果,不行赶紧换下。其余呢,美术我可以给讲美学,让学生学会审美是最重要的,至于考试我可以深入研究近3年的中考题型,好在这个学科开考时间不长,真题有限,不用几个晚上就能拿下。临时不能教的是体育,倒不是因为我从小就这门弱科,主要是因为我现在走路还有些瘸。不过现在我正在练习学走路,不过几个星期就能走得像模像样,就算还不能和正常人一样走,我也会看着学生走,让他们在操场上跑跑跳跳。要训练运动队,就让他们跑越野,怕出危险就弄条皮绳拴在树上高抬腿跑,数到100下再让小步跑,反复进行超量恢复。
        如果下学期领导让我教课,我就说上不了;不是讲条件,我真上不了。我可以先上政治课,首先进行价值观的洗脑,讲为什么要上好大学,因为现在大学满天飞,上一般的学不行了,有极端的观点是“上不了北大清华就没必要上大学”。我要讲名校的经费和师资,环境和同学,还有一进名校就像贴上了金条,其实能上名校即使在大学里一点不学也没事,因为本身就是金子。
       意识决定一切,所以一定要有高的目标和理想,抱负有多高现实可能就有多高,不是常说人有多大胆地就有多大产吗?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并没有违背什么教育规律。事实证明,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不说多了,初中时代只要使劲用上一半或三分之一的力气,不用说考重点,进实验班也没问题。但是,你得真往死里学,吃饭都看书不仅是样子,主要是营造氛围。关键是头脑里有一根弦,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要问那一半或三分之二的时间干什么,我可以给你们讲讲当前科技,什么智能机器人,什么高性能发动机,还有高端的航空航天,虽说我只略知一二,懂个皮毛,但这些三脚猫的东西就能唬人,足够吊起某些同学的胃口,让他们从现在立志为科技献身,为国争光。
       在语文课上,我要强调一下普通话,要求一律国语腔,严打莒普和库普。如果你想把当地方言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遗我不反对,你可以立志作终生研究,最终要完成10万到20万字的论文。要作为交际工具,从现在就要以国普为基准,去除土味,洋气得不一定要当央视名嘴,但一定要让天南海北的国人洋人听得懂。解决了说话和朗读问题,再来扩展阅读,看名著,写体会,大练读写基本功。
         英语,先从音标学起,用音标来会拼会读会写单词,掌握一般的拼读规则,快速反复记忆,过好第一关。再利用国语的学习方法,多听多读多写,扩展阅读面,经常找一些短文来训练语言点,读懂学透重点句型,积累背熟运用。语言说白了就是习惯,习惯成自然,自然就不难了。
       美术我画过几幅简笔画,虽说素描不懂透视明暗,但黄金分割我是知道的,国画中的形神兼备我也知道。古代老祖的岩画讲究拙朴,我想我就从儿童画教起,从神似再到形似。至于理论,我是有一套,美学的功底在那里。
       音乐呢,那可是我最大的个人爱好。虽说五线谱不识一个,简谱也念不准多来米,哼哼歌儿是没问题。想当年干过班里的文娱委员,还上过学校和县的较大型的演出。现在年纪大了,高音上不去了,低音也气不大足,主要因为很多年不练声,这个是可以练的,因为有功底在那里,应该是没问题,完全不用担心。
        说到最后,我是幸福的,没有教课。即使我再学富八车,才高十斗,也无济于事, 我是上不了课堂的。这倒不是因为我一见学生就头疼,也不是因为领导怕我在课堂上胡说八道,如何驾驭课堂是我的硬伤,有时被学生气得暴跳如雷就很难办,就算不敢体罚光打自己耳光,也怕自己气出病来或把自己打成半身不遂。
      结论:我的为人千万低调,就算你再能现学现卖,也一定挺住,说我打死也不能上课。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