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邓小平为他们做红娘——陈赓与傅涯的婚恋传奇  

2016-11-05 19:55:17|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小平为他们做红娘—陈赓与傅涯的婚恋传奇
邓小平为他们做红娘——陈赓与傅涯的婚恋传奇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
邓小平为他们做红娘——陈赓与傅涯的婚恋传奇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
编辑: 陈全    2004-07-22 03:16:33   稿源: 国际在线   
邓小平为他们做红娘——陈赓与傅涯的婚恋传奇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
邓小平为他们做红娘——陈赓与傅涯的婚恋传奇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
  陈赓大将的一生,颇具传奇色彩。孩提时代,他就跟爷爷练功习武,凭其一身拳脚功夫,统帅着前村后巷的“娃娃兵”;第二次东征中,他冒死背出蒋介石,成为蒋介石的救命恩人;在近半个世纪的革命生涯中,他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屡建功勋。他的婚恋也同样颇具传奇色彩。而且他和傅涯结秦晋之好,还是邓小平做的红娘哩!

  1939年3月8日,和陈赓患难与共的妻子王根英,在一次反扫荡斗争中牺牲在敌人的刺刀之下,陈赓悲痛欲绝,一向活泼爱笑的他变得沉默寡言。他把对日寇的仇恨倾注在战斗中,打了好多漂亮仗,以致于有时敌人寻找八路军报复“扫荡”时,竟在其装甲车上贴着“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

  为医治陈赓失去爱妻在心灵上留下的创伤,战友们一致想到,最好的药物就是帮他再找一位志同道合的伴侣。

  1940年初夏的太岳山麓,绿肥红瘦,燕语呢喃。傅涯和另两位抗大总校文工团的女同伴,说说笑笑地应邀到团长王智涛家里取道具,“巧遇”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长陈赓在坐。姑娘们早就听说过他的许多传奇故事,一见面就围住他,不断地向他提问。

  陈赓朴实坦诚的谈吐和豪爽豁达的气质,给姑娘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傅涯那清秀俊俏的容貌和聪慧文雅的举止,也在陈赓心中掀起了阵阵波澜

  也许是一见钟情,也许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不久,两颗相互倾慕的心又碰撞到了一起。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陈赓,默默地望着傅涯:“傅涯同志,我这个人顶喜欢交朋友,有许多男朋友,也有许多女朋友。不知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聪颖的傅涯当然明白这做女朋友的含意,而且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参加革命前,她有过一个“男朋友”,她已给他去过几封信,可他只痴迷于他的研究课题,坚持要科学救国,不肯到延安来……傅涯想等他们的关系结束后,再与陈赓交朋友。

  想到这里,傅涯说:“你让我再考虑考虑……”

  “行!”陈赓还是那么爽快。

  “起码三年。”

  “啊?”陈赓一时显得有些难堪。他沉默了片刻,显出了他的大将风度:“好吧!”

  时间在着意考验着这对有情人。残酷的战争环境,留给他们见面的机会很少,但是共同的理想和追求,却在他们之间架起了理解和信任的桥梁。她对他一往情深,但出于自尊,又始终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他,则完全尊重她独立自主的个性,传给她的常常是消灭敌人的捷报和部队开进的新地址。

  时间是伟大的作者,她能写出未来的结局。傅涯仔仔细细考虑了三年,陈赓也老老实实等待了三年。陈赓的诚挚和坦率深深地打动了傅涯,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心灵的默契。

  然而,当陈赓把他和傅涯的事公开后,却得到了中央组织部这样的答复:不能与傅涯建立恋爱关系,她有“特嫌”。闻知此讯,陈赓仿佛一下子坠入九霄云雾之中,他怎么也无法把傅涯与“特务”联系在一起。傅涯也感受到了精神土的巨大压力,她朝不思食,夜不成眠,但她努力从沉闷的低谷走出,在艰苦的工作中寻找寄托。

  夜晚的村头,汽灯雪亮,琴声悠扬;《孔雀东南飞》开场了。傅涯扮演小姑子,她完全进入了角色,演到伤心处,眼泪竟像断了线的珍珠,泣不成声,凄楚动人。

  陈赓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随着剧情的发展而心旌摇曳。瞅着泪人般的傅涯,他不禁触景生情:傅涯,你在戏中如此善良真诚,富有同情心,可谁又同情我们呢?我的好姑娘,我深深地爱着你,也相信你,但现在只能接受时间的考验。傅涯,不能向你表白我内心的爱情和痛苦,这是我最大的不幸。没有组织批准,我只能等待……

  陈赓越想越酸楚,终于按捺不住情感大潮的冲击,双肩颤抖,泪水夺眶而出。这场面被坐在陈赓近旁的邓小平政委发现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邓小平深深地了解陈赓,知道他是为真情所动,竟也被他的一片痴情感动了。

  戏散场了,邓小平政委似乎还沉浸在剧中焦仲卿和刘兰芝夫妇的悲剧结局中,而他更为现实中陈赓和傅涯之间的事牵肠挂肚。他找来师政治部主任,说;“今天演戏时你看见没有,一个在台上哭,一个在台下哭。给中央发个报,傅涯家庭出身不好,不是她本人不好嘛!即使她哥哥是特务,她是共产党员嘛!就批准他们结婚,成全他们吧!”

  于是,围绕着陈赓和傅涯的婚事,又有许多好心人操劳奔波。而此间,抗大文工团也南征北战,到各部队进行演出。这一天,文工团刚到太行三分区住下,一二九师师部就打来了找傅涯的电话。

  “我是陈赓!”电话那端传来陈赓十分兴奋的声音,“傅涯,我们结婚的事上级已经批准了,你快回来吧!”

  “真的吗?”傅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里闪出激动的泪花,三年了,整整三个年头了,默默地等待,幸福的时刻终于姗姗来临,“可我还要演戏呢!”

  “快回来吧,我已经等了三年了,再等一天也不行了!”

  团里的姐妹们闻讯,也为傅涯高兴,更为她祝福,纷纷催促她赶快启程。

  陈赓心里像喝了蜜似的,喜形于色地推开房门,进门就报告:“刘司令,邓政委,傅涯来了!”

  “好,”正在埋头看地图的刘伯承应了一声,接着说,“陈赓,你来看,这是刚得到的情报,敌人正向北调集。”

  陈赓原地不动,又重复报告:“司令员,傅涯来了!”

  “好,我呆会儿去看看她。”刘伯承说完又接上了刚才的话题:“关于这一仗,我考虑你们旅是不是从这到这……哎,你离那么远能看清地图吗?”刘伯承的镜片里透出疑惑,今天的陈赓好像有点特别。

  陈赓也不掩饰自己的内心想法,说:“傅涯来了,我怎么听得进嘛!”

  刘伯承一愣。这时“红娘”邓小平向他伸出三个指头,示意陈赓和傅涯已经三年了。他陡然明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呀,三年都等了,差这一天就等不起了,快当新郎去吧!”

  “是!”得到刘伯承的允许,陈赓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就跑出了门。

  当晚,陈赓与傅涯便在司令部院内腾出的一间西屋里喜结良缘。婚礼上,气氛活跃,热闹非凡。在“新娘子来一首”的喝彩中,傅涯清唱了一段苏联民歌。“乐天派”陈赓的笑话逗得人前仰后合。

  傅涯在司令部院子里度了几天“蜜月”,就搬到附近的农民家里,从事农会工作,每隔七八天回来团聚一次,有时一忙很久也顾不得回去。而陈赓只要有空,总要到河边去接。逢人问干什么去,他总是乐呵呵地说:“接老婆!”

  不管工作多忙,记日记都成了陈赓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傅涯却成了他的“后勤部长”,把自己心爱的笔记本送给他用。每当部队轻装转移时,她宁可扔掉自己的心爱之物,也要把陈赓的日记带走。行军过河,装在马褡里的日记本弄湿了,到驻地后,她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日记本一本本摊开晾干,然后再小心翼翼地收藏好保存好。

  无情的战争,使得他们长期过着“牛郎织女”式的生活。陈赓连个固定的地址也没有,通信都很困难,就更不用说安闲的团聚了。他们深切地体会到了“家书抵万金”的滋味。每次接到妻子的来信,陈赓都如获至宝,而记日记便成了他倾吐衷肠的最好形式。1949年他率军渡江南征途中,“仰观白云,忆起北地母子,怅惘系之。”1951年在朝鲜前线,傅涯托人捎给他一封信,他欣喜若狂,捧读再三:“人笑我痴,我却痛快”,“半月来的焦虑化为乌有”。

  行装上还带着朝鲜战场坑道里的潮湿气味儿,陈赓又欣然接受了毛泽东交给他的到哈尔滨完成一项新的“垦荒”任务,筹办一所大型的现代化的军事工程学院。学院健全地站立起来了,而陈赓却积劳成疾,被病魔击倒。经过两次心肌梗塞的打击后,陈赓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他在与疾病搏斗的同时,仍在思虑着祖国的安危,还想利用这难得的“悠闲”,认真总结自己的作战经验,勾勒出对未来卫国战争的设想。

  1961年,傅涯被安排陪陈赓去上海治病。可一到上海,陈赓就给市委第一书记陈王显打电话,请组织上安排傅涯立即工作。结果,傅涯成天忙于去徐汇区搞调查研究,根本没有时间照顾陈赓。

  3月16日黎明,窗外朔风呼啸,寒气逼人。陈赓被一阵剧烈的胸痛惊醒,心肌梗塞病再次发作。他把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使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

  “陈赓!陈赓!……”傅涯紧紧握着陈赓渐渐变凉的手,热泪顺着她的面颊滚滚流下,她一声声地呼唤着她呼唤了千百万次的名字,但这一次他终于没有回答……

  爱将早殒,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人泪流满面。周恩来捶着膝盖说;“他才58岁,为什么要这么早离开我们啊……中国革命有多少工作还在等着他呵!”

  痛失亲人,傅涯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她望着丈夫的遗像,好像他还在看着她,正在与她交谈。她抱病整理陈赓因年代久远而发黄变脆、因风吹水浸而字迹模糊了的遗稿,借以寄托哀思。她还四处奔走,寻访当事人,查找材料,撰写出了一篇翔实生动的王根英烈士传略《报国何计女儿身》,发表在《红旗飘飘》上,这在她为数不多的文章中格外引人注目,足以显出她大将夫人的宽广胸怀。她把她精心保存的陈赓日记进行了初步整理,并委托几位同志进行了加工整理,出版了《陈赓日记》。“也算是偿还一点自己对他生前照顾不周的心意吧!”满头飘雪的傅涯深情地说,眼中噙满泪花。

邓小平为他们做红娘——陈赓与傅涯的婚恋传奇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

妻子傅涯回忆:陈赓对她的“爱情自白”

2012年08月05日 08:51:53 
来源: 人民网
9
【字号:  】【打印
【纠错】

邓小平为他们做红娘——陈赓与傅涯的婚恋传奇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

  陈庚与傅涯夫妇在敌后

  1938年4月,我从老家浙江上虞奔赴延安,进入抗大总校第4期学习,毕业后,在总校文工团当团员兼秘书。1939年经林老(林伯渠)谈话后入党。7月,我担任文工团民运组长、妇女组长后,即奔赴抗日前线。

  1940年5月,我们在山西武乡县蟠龙镇演出。我们3个女团员到抗大训练部长王智涛家借道具时,“巧遇”陈赓,他在那里养病。我听到陈赓在讲:“会昌战斗受伤的时候,我当时真想开枪自杀。想想自己还年轻,活着还能为共产主义奋斗,我就装死了……”他的话引起我的注意。他没有丝毫的掩饰,既直爽又沉稳,我对他产生了尊敬感。

  不久,我们团下他们部队演出,我们单独见面了。他对我说:“我这个人有许多朋友,有男朋友,也有女朋友,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话是诚恳的。我考虑过,他有4种经历:上过军校,有知识有文化修养;在城市白区工作过,能不为酒色所动;被捕过,立场不动摇;打过仗,不怕牺牲,特别是他对妻子王根英烈士的怀念,让我感觉到他对爱情的忠贞。我告诉他我有未婚夫(表哥)。他没有勉强,只是说:“政治方向很重要。”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1943年2月,我们在太行三分区专署演出时,陈赓从一二九师师部打来电话,说要同我结婚。这期间我也收到表哥的来信,他不准备到延安。既然如此,我们只有各奔前程了。但马上结婚我并无思想准备。陈赓在电话里批评我:“既然定了,你就别小资产阶级意识了。你快回来吧!我明天派警卫员带马来接你!”

  第二天下午,陈赓在村边迎候。他表白了他的诺言:“一、我会尊重你的革命事业心,不会妨碍你对前途进取的努力;二、也不会把你调到我的身边做秘书;三、我会爱你到永远,这是真心。”陈赓就是这样一个感情丰富、爱情专一而又乐观豁达的人,他尊重女性,耐心等待别人的选择,从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

  我记得那天是2月25日,我们结婚了。第3天我们就出发回三八六旅所在的太岳军区司令部。回到太岳军区司令部,陈赓把他的日记交给了我。他把自己的过去毫无保留地交给我。日记是从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记起的。战争年代,分多聚少,分别时我总要送给他一个本子,以便他再写日记。行军时,这些本子始终珍藏在我简单的行李中,背着或放在马褡子里,伴随在我身边。(傅 涯 《新湘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