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朱自清  

2015-10-22 17:18:24|  分类: 经典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昨天起,就开始看朱先生的散文集,这本号称“经典全集”的本,有41万多字,大概几乎涵盖了朱先生的所有散文精品,但在选择上可能不大精确。
       朱先生原名自华,号秋实,有“春华秋实”之义。1916年中学毕业考入北京大学预科后,改为自清,典出《楚辞·卜居》中“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是屈原被流放三年后请太卜郑詹尹占卜自己怎样处世时所说,表明要廉洁正直使自己保持清白,朱先生用来勉励自己在困境中永不丧志,不同流合污。又号佩弦,出自《韩非子·观行》“董安于之性缓,故佩弦以自急”,是说春秋时晋国大夫赵简子有个家臣叫董安于,是个慢性子,就在身上佩上常处于绷紧状态的弓弦,以此告诫自己要“敏于行”。前面半句是“西门豹之性急,故佩韦以自缓”,战国时魏国的西门豹是个急性子,就在身上佩上熟牛皮——韦,以提醒自己沉住气,因为熟牛皮柔韧而不易断。
      朱先生自称是一个国文教师,他在北大学的是哲学,由于对文学的爱好,1919年开始发表诗歌,积极投身于新文化运动之中,1920年提前毕业后在浙江、江苏的多所中学任教,并继续参加新文学运动。他的诗作虽然不多,但以清新明快的文风,在诗坛上显示出自己纯正朴实的特色。1925年,他任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开始从事文学研究,创作则转向以散文为主。1928年,第一本散文集《背影》出版。
       他在《写作杂谈》中说,他的写作大体属于朴实清新一路,自己的才力和国文教师的环境让他只能走这一路,他做到的一件事就是不放松文字,尽力教文字将情感和想象尽量表达,不留遗憾。散文对他似乎更合宜些,因为散文是与“正论”相对的小品文,是英语中的“常谈”,它可以叙事、写景、议论,以抒情为主,与诗有相通之处,但不需要小说中谨严的结构,写来比较自由。他还不无谦虚地说“但在我还是费力,有时费力太过,反使人不容易懂”。
        他的散文确是有些难懂之处,比如他举过的1923年在温州写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1927年在清华园写的《荷塘月色》也有些难懂,我们在上高中时第一课就学这篇,老师讲得很费力,我们学得也很困难,也没弄懂那所谓的“淡淡的哀愁”。高中课本里选的一篇《绿》,也是早先在温州写的,其中贴切的比喻也有不少,选入课本时也可能做了删节,怕人家说这位教授“流氓”,也是为了防止误导毒害青少年。现在不知还选不选这两篇,可能不会再故弄玄虚地删节了吧。
      选入小学的一篇《匆匆》和选入初中课文的两篇,一篇是《春》,另一是《背影》,是很“纯净”的了。《匆匆》是在迷惘中叹息时光的流逝,《背影》是看了父亲的一封信后泪流不止后的回忆,我在讲这一课时就说“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一日是闲笔”,其间的亲情感受也非学生所能体会得了。而《春》却是专为语文教材而写的,极富有诗情画意的了。
       其散文的特色在清新,在隽秀,在细腻,在灵动,与他朴实的文风相得益彰,浑然天成。
       《写作杂谈》的最后,他又提到了“不放松文字”,注意到每一词句,并说“控制文字是一种愉快,也是一种本领”。此外,他说“不一定创作”,如果没有创作的才力,尽可以写作新闻,只要认真写也大有作为。而在《〈背影〉序》中,他又说散文的兴起并不在于“懒惰”和“欲速”,因为散文比较自由些,选材和表现可以随便些。他还是谦虚着,说自己是“大时代的一名小卒,是个平凡不过的人”,因才力的单薄不能作诗,小说也写得很庸俗,《笑的历史》“像一个大肚皮的掌柜”,《别》“像半身不遂的病人”,因而觉得小说非常的难写,严密的结构一辈子也学不来,因此只得写些散文,也不敢模仿,只是“尽了自己的力便行”,至于仁智之见,在于读者了。
       先生原籍浙江绍兴,鲁迅先生的原配是其姑母。而出生于江苏东海,现在的连云港市东海县平明镇,七岁随父全家到扬州,一住13年,所以他说自己是扬州人。扬州是诗人文士所称道的地方,也是出女人的地方。他在《说扬州》和《扬州的夏日》中写了扬州的吃食、茶馆和坐船游览等。
       在《择偶记》中,他说自己是长子长孙,不到11岁就说媳妇。一是曾祖母娘家的江苏北部小县的乡下,叫做花园庄的,比他大4岁,个儿高小脚,但不到一年捎信说痨病死了。二说是请见多识广的裁缝做媒,说了一个有钱人家,有两位小姐,一正一庶,相亲时人家看得很仔细,说他人中长会长寿,还让他走两步,怕腿上有毛病。总算相中了,他母亲派亲信的老妈子去看时说大的个大“坐下去满满一圈椅”,二小姐倒苗苗条条,他母亲怕胖了不能生育,就非要说二小姐,而那边却生了气,最后宣布告吹。三说是一个和他同年的聪明伶俐的姑娘,因为其父官职小些就欣然同意,眼看就成了却得悉她是抱来的,后来她也生了痨病吸上鸦片,真庆幸当初没定下来。最后一说也是第四说,就是先生的原配了。
        先生的原配叫武仲谦,与先生同年,是扬州名医武威三的独生女。武医生是他父亲朱鸿钧生伤寒请的众多医生中的最后一位,听他的听差说他家有位小姐,最后托先生的舅舅一问说还没人家,后他母亲又叫亲信的老妈子去看,说就是脚大些,可当时看错了,人家也说偏偏不裹。
       武女士也是扬州才女,虽是包办婚姻,婚后他们也是恩爱有加。先生19那年结婚,21岁有了阿九,即长子朱迈先,迈先早年追随中共,积极抗日,后受指派集体参加国军,在镇反运动中被划为反革命被枪决,这是后话。
       老二为长女朱采芷,就是先生23岁有的阿菜。再是次女朱逖先、次子朱闰生、小女朱效武,第6个孩子是小儿朱六儿,可惜一岁多在其母去世后夭折。
       他在清华园写于1928年6月的《儿女》记载了自己不称职的父亲的事情,说自己“做丈夫已是勉强,做父亲更是不成”。他的父亲的信中要他像自己不耽误他一样不要耽误阿九。他为这句话哭了一场,责怪自己为什么不和父亲待他那么仁慈地对待孩子。慢慢地,他到了中年,对以前“野蛮”的“体罚和叱责”非常后悔,“像抚摩着旧创痕那样”“心酸溜溜的”,感到以前的所为“未免是可耻的残酷了!”
        当时年轻气盛,他为孩子所苦痛和懊恼,在阿九两岁半时骗出妻关上门将他按在地下打了一顿,其妻经常说起他的手太辣。刚过周岁的阿菜也不能幸免,被他紧紧按在墙角哭喊了三四分钟,因此生了好几天病,令其妻真寒心。家庭中孩子的折磨,令他曾想自杀,但随着岁月的磨折和理性的增长,他开始自责,开始体会到有孩子的幸福:
        阿毛可能是小女吧,五个月了,“笑得像一朵正开的花”;闰儿就是次子,刚过三岁还笨得很,话没学好,发音不准,把“好”说成“小”,管搪瓷碗叫“一毛”或“毛”,因是一毛钱买的,老妈子教他“这是一毛钱”。这时的阿菜七岁多上小学了,一回家总是缠着他问这问那,常常闹得他不知怎么答才行。她跟闰儿一起玩,一个追一个躲,“笑着,嚷着,喘着”,真如其妻说“像小狗似的”。当时,阿九和可能是次女的转儿让他母亲暂时带回扬州了,所以只有这三个在家。
       接着,他提到阿九非常欢喜书,转儿一直跟着祖母,他清楚得记得一次在上海的分别,下车时“看着他的害怕与累赘,很觉恻然”。答应他们暑假一定接去北京,第二个暑假他们还在迢迢的扬州待着,“他们是恨着我们呢?还是惦着我们呢?”其妻因放不下这俩“常常独自暗中流泪”,可他也无可奈何,想到“只为家贫成聚散”的无名诗句,“不禁有些凄然”。他为此感到很是抱歉,慨叹“小小的心儿,知道是怎样忍耐那寂寞来着!”
       从这些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先生对子女的一片深情。在此文末,谈到对孩子的希望,他希望比自己强。但因“人的好坏与成败,也不尽靠学校教育”,所以非要他们上大学是偏见。至于将来怎样,时代变动,世事难料,“将来的事且等将来吧”,现在“只是培养他们的基本力量——胸襟与眼光”。
       先生只是一名国文老师,虽然他和教育家叶圣陶等都是很好的朋友,但没有教育家的名头。在1923年写的《父母的责任》中,他提出父母生育儿女不仅是传宗接代和延续生命,而要有社会责任。他认为,为了社会生育是不应该自由的,至少要加以限制。最后他希望社会上父母都负责任,没有不负责任的父母,因为“做父母是人的最高尚、最神圣的义务和权利,又是最重要的服务社会的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