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秋风起  

2015-10-21 20:26:09|  分类: 工作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去一趟,觉得很凉,不觉一阵秋风吹过。
         国家的大事平头百姓也管不过来。习总到了大英,一百多响的礼炮欢迎,还要入住白金汉宫的比利时套间。英国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圈地运动开了资本主义的先河。据说这个国家非常怀旧,一些名胜古迹保存得很好,共产主义的创立者马恩用过的东西也还保持着原样,家庭中用的很多东西也是祖先传下来的。怀旧意味着不忘过去,忘记历史就是毁灭未来啊!
        身边的大事也已经尘埃落定,绩效工资的大政方针既定,学校出示了各人所要扣的款项,在六七百元到千元不等,下月要扣两个月的。很多同仁惊呼:一下又回到了解放前——刚涨了工资没多久,加补了的正好一年吧,基本扣没了。也难怪,涨工资自然是越多越好,扣了一点就很难受,这是人之常情:进可以多,出少也难。
        听说别处早实行了,有很多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主要是评价标准的不公正,不能让差距拉大。但有扣得多的不一定得多,扣得少不一定得少,就会给人造成错觉:我的钱进了你的腰包,平白无故离间关系,制造各种矛盾,想想很可怕。
       领导自然有他们的高明之处,用不着担心天翻地覆,热闹是有的看的,但没有像天塌下来那么严重。不公平的事儿天天在发生,哪能动不动就揭竿而起呢?中国的老百姓是有耐性的,领导也一般不去触摸下层的底线,下层也一般也不去挑战领导的权威。
         我的工作在前天的周一上午就在与校长的谈话中坦白了,图书我是死活不弄了,虽然校长一直说我非常热爱。他也承认我是出了一定的力的,但我说干好干孬我就给干上这样了,从此不再管这份闲事。多干了活还得受气,我是不愿意的。我的性格也太刚直,校长一再劝说不要计较这些小事,我说这个脾气还一时改不了,尽管已快到了耳顺的年纪。
      最后,我的强硬占了上风,人要到了死活不顾的地步就很难办,既然是死猪了就不怕开水也不怕凉水了。对广播的信号,我也想交出去,文学社我没走也没人接。
        那天下午,我奉旨进了教学楼,这个禁地没有批准我是断然不敢去的。先在二楼的七年级办公室等来了两个语文老师,我说了校长要他们支持文学社的话,又和老苑说让新来的李老师给社员培训一下普通话,她说得很好,平时也说。接着,上楼到八年级组,找到了正上课的张组长,让他和其他语文老师说说,多多支持文学社。
       我原来对他们说,支持文学社就是支持自己,这个口号现在来看有点高调。我要低调一些,让他们支持一下我的工作,支持文学社实际就是支持我自己。以前我开玩笑似的对社员们说,你们一定不能让山风倒闭了,山风没了我就失业了。现在来看,决不是一句笑话,倒是真的一样。
       但当我再去找我的社长时,她一个劲儿地苦笑说学习太紧,老师在急着赶进度,他们疲于应付,无暇顾及社团事务。还说新换的编辑部长也不称职,我说再换啊,她说没的换了,组长还得另选,又有一个副组长要求退社了。
       我很是无奈,在绩效工资风起云涌之际,我实在不应该再搞这个万人恨的文学社团。我也苦笑着说,实在没有稿的时候就念课文吧。
       从今天开始看从家里带来的两本“短平快”,一本是《千家诗》,一本是《朱自清散文经典全集》。朱自清可称得上散文大家,学过他的几篇短文感觉很好,可再读他别的散文就有些费力,除了我以前推崇的一篇《女人》,竟怀疑欢喜女人也是朱先生的爱好,或者说是几乎所有文艺范儿的通病,还有一篇《儿女》,别的就连很著名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也看不大懂了。他笔下的秦淮河“厚而不腻”,是“六朝金粉所凝”,其间的灯光月色里有着歌妓的琴声,有着梦一般的柔情蜜意,陶醉其中,其乐何为?
         今晚上天涯社区闲逛,看到了一篇写计生罪恶的超生之痛,之前曾写过一篇煮饭婆的。她写的有人称作纪实文学,有人说她像朱自清的文笔,应该归于回忆性散文一列。计生之痛我是有着切实体会的,弟弟的事已经结束,还隐藏着我和我们家的一个永远的痛!她的经历和对往事的写白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纷纷说她的文笔不错,可以尝试写写小说。有个说他那里有个超生户,计生办的一来抢东西,他早把东西放到隔壁的他家了。有个说了一件非常悲惨的真实吧,说有个女的偷生 怀孕8个月了,因为公公生病偷偷回家,结果被人捉着打了很多针才打下一个男胎,打下来还活,不到一天就死了。为此,公公气得半年后死了,她也气得疯了,像祥林嫂一样说叨着她的孩子还活着,最后抱着早为孩子做好的衣服跳河自杀。还有一个讲,他爸爸原来是一名计生干部,一次到一个超生户家里要钱,那人跑了很多家借了一张被汗水打湿的10元钱,他爸爸因为受不了这个折磨托关系调了行,再也不干这残忍的计生了。
         莫言写了本《蛙》,就提到了落后农村的计生,至今没得一观。对天堂的蒜薹事件,我是非常喜欢看的,但那时还不知莫言是谁,也没想到他会得诺奖。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