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6372004607

网易考拉推荐

曹林:以屠呦呦贬低黄晓明是脑子进了多少水  

2015-10-13 10:07:30|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林:以屠呦呦贬低黄晓明是脑子进了多少水曹林:以屠呦呦贬低黄晓明是脑子进了多少水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分享到曹林:以屠呦呦贬低黄晓明是脑子进了多少水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曹林:以屠呦呦贬低黄晓明是脑子进了多少水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曹林:以屠呦呦贬低黄晓明是脑子进了多少水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曹林:以屠呦呦贬低黄晓明是脑子进了多少水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曹林:以屠呦呦贬低黄晓明是脑子进了多少水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曹林:以屠呦呦贬低黄晓明是脑子进了多少水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


  那种受单一价值观支配的道德专断思维,总像幽灵一样游荡于现实中,不时就冒出来恶心公众一下。比如,拿去世的张万年和姚贝娜进行对比,用市长的收入与姚明进行对比,在“关公战秦琼”的错乱思维中制造对立和混淆是非。

  屠呦呦获诺奖引发举国热议,这期间正好明星黄晓明大婚,奢华婚礼也成为网络热点,于是,便有好事者对两个本来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拿出来进行对比,有人写了这样一条脑残的微博:

  【戏子婚礼与诺奖屠老】据网曝,黄晓明婚礼耗费高达2亿元,着实让人瞠目。“三无”科学家屠呦呦,55年埋首科研获诺奖,为国家和科学界争得了巨大荣誉。论贡献,戏子可以忽略不计;论财富,屠老可以忽略不计;论正能量,戏子没资格与屠老并提。但是,中国媒体的资源更愿意浪费在戏子身上,悲哀!

  这样的对比显然是错误的,“戏子”的贬低更暴露着价值观的扭曲。以尊重科学的名义贬低财富和其他职业,这是反科学的论调。自以为是的道德优越感背后,是心理的丑陋和思维的阴暗。总有人喜爱生拉硬扯地作这样的对比,将本来并不冲突的价值对立起来制造话题,屠奶奶不会跟黄晓明比,黄晓明更不会跟屠奶奶比。这个社会在改革开放后最大进步就在于,祛除了某种单一价值观而能够包容多元,拒绝用那种单一价值观的专断思维去衡量万事万物,并不要求紫罗兰发出与玫瑰一样的香味,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人们可以免于受一种专断尺度的价值压迫,而在自己的价值王国中追求自由,且并行不悖。

  可那种受单一价值观支配的道德专断思维,总像幽灵一样游荡于现实中,不时就冒出来恶心公众一下。比如,拿去世的张万年和姚贝娜进行对比,用市长的收入与姚明进行对比,在“关公战秦琼”的错乱思维中制造对立和混淆是非。

  这些人以貌似正义的逻辑在追问,凭什么文化程度不高的娱乐明星却挣着比科学明星多千倍万倍的钱,凭什么为人类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们却不如明星出名,凭什么媒体更愿意把关注资源浪费在娱乐明星身上。这些追问隐含的是这个社会的机制出了问题,好像当年“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的脑体倒挂。实际上这完全是错误的对比,“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确实见证着那个时代下社会分配体制的畸形,知识被贬低,知识分子得不到尊重,知识的力量得不到体现。而市场化改革后,知识已获得其应有的尊重和地位,“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脑体倒挂已成为历史。

  “获诺奖的科学家没有娱乐明星收入高”则与“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不一样,完全属于正常现象。当下世界的那些正常国家,没有哪一个不是如此,霍金作出那么大的科学贡献,他的收入就是没汤姆-克鲁斯高,居里夫人的收入远远低于伊丽莎白-泰勒,好莱坞明星的名气远远高于那些诺奖得主――作为小众的科学明星永远比不上大众娱乐明星,这是规律。规律之下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没法作出这样的结论,明星收入远超科学家,是贬低了科学的价值;明星关注度远高于科学家,是媒体资源的浪费。两者的价值评判体系不一样,无法用金钱价值对比从而进行褒贬。

  不能用“对人类社会的贡献程度”来分配收入和进行重要程度排序,作为娱乐明星的黄晓明给大众带来的价值,与屠奶奶的研究给人类带来的福祉,两种价值是不可比的。人有不同的需求,年轻的粉丝对着黄晓明欢呼尖叫,甚至根本不知道屠奶奶是谁,并不表明她就不敬畏科学,并不影响她从课本上看到屠奶奶的贡献后生出崇敬之心。这个社会的很多价值之间并无抽象的高低之分,排序的权利在于个体,不同的人、不同的语境、不同的时间下会作出不同的价值排序,对于一个患抑郁症的病人和一个患疟疾的病人,两者排序是不一样的。所以各领域有各自的激励方式,诺贝尔奖不会设诺贝尔娱乐奖,奥斯卡不会设科学明星奖。

  同样不能用对比收入来衡量科学与娱乐的价值,明星那么高的收入是市场赋予的,见证着现代社会大众娱乐文化工业的发达――可科学研究是无法市场化的,如果屠奶奶的研究成果用市场化思维去经营,想治疟疾必须买她的专利,那屠奶奶靠卖她的研究就足以富可敌国――但如果这样,很多穷人就会死于疟疾。袁隆平如果垄断水稻专利而用于市场化变现,他的收入必然也会超过任何一个娱乐明星。科学的伟大之处,就在于这种超越个体功利而惠及人类的命运共同体意识。

  收入不是通吃一切的评价标准,衡量尺度有很多。科学家的收入虽然没有娱乐明星高,媒体关注度也不及明星,但科学家的社会声望很高――他们的知识给他们带来了体面的收入,他们能从研究成果给别人带来的幸福中获得职业幸福感,这种幸福感不会低于明星享受粉丝掌声与鲜花时的职业成就感。有人说,科学家的收入和媒体关注度没有娱乐明星高,会误导年轻人,使孩子们都想当明星而不想当科学家。这是一个显然的伪问题,那种把收入和媒体关注度看得那么重的人,本就不适合当科学家。科学就是小众的,永远没法通过让科学家比明星有钱来激励孩子去当科学家。

  诺奖之后铺天盖地报道屠奶奶,这种关注度本就是反常的,而平时少人关注,这并没有什么问题。科学家本就是寂寞的,媒体整天盯着屠奶奶,她还能有那么高的成就吗?相比之下,媒体盯着娱乐明星倒是常态。别再进行道德绑架和脑残的对比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