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愚弄之二——弟弟的劫难(三)  

2015-06-16 20:59:33|  分类: 信笔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发在上周四的清晨,弟弟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去厂里送货,他那天是第二班,要到8点半左右。如果他早早开车走了,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也就没有了我的这些连续文章。 
         他也早得到消息,过了10号就要收网,就要运用国家机器,来收拾他们这些典型。如果他警惕一些,也就不会有这个人生中重要经历了。
         母亲要去赶李庄子集,她早早起来到弟弟住的大棚要开了门,跟弟弟说就不来抱孩子了。当她走到弟弟的家时,就见一大伙人正在砸门,有几个雇佣的小法警就开始爬墙入内。她急忙折回去,告诉弟弟。要是他赶忙开车跑了,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也就没有我的这篇和以上的文字了。
         等到母亲再出去时,就听见一个大官打电话问弟弟住在哪里,电话那头清晰地说就在西边的棚的最前一户。这时,法警们开始跑步前进,包抄捉人,最后质问弟妹交出弟弟,拿进了警车,开走了他的面包车。
        这些情形不用他们描述,我是知道得很清楚的。在几年前我参与的计生抓捕行动中,有的跳墙跑了,有的女人带了几个女儿拦警车,还有一个在坡里睡觉,一摸被窝还热,但没找到人,可当到了家又扑了空后再出来,正巧碰上以为没事的他。我用摄像机记录下了一幕幕,不是报道,而是为计生局留资料。早起晚归充当了走狗的角色,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就跟着吃饭,有个乡镇吃完饭还给了两盒烟。
          弟弟说,抓完了人到镇里吃饭,他们抽的玉溪烟也许就是ZF给的。喂饱了好让他们好好咬人啊!
         就在去日照的当晚,食利者也出现了,也是为了管饭,并且带了电视台的喉舌媒体。资本主义国家ZF不能办媒体,除了ZF谁也可以办。而在优越的社会主义条件下,先进的组织占有着话语权,媒体成为ZF的发声筒,光拣有利于他们统治的说,不论怎么说,都是他们有理。媒体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就是这样,同一件事情,可以说得好上了天,也可以说得坏透了气。歪嘴的和尚把好经念坏了,都是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所以,正规媒体上说的什么也不要信,时间、地点都是假的。
       听说还有手铐的出现,也许是震慑的作用。弟弟有些发抖,他生来胆小,哪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可当有个临时工法警来推他时,他说不用你们推,我又不是犯了什么大罪,我去就是了。
       当我坐到法院的8楼行政庭的执行庭办公室时,我说我的弟弟很老实,人家要钱就给,已经交了一万,听说要起诉他,又要交两万,可人家不要了,非要起诉他不行。我说怎么光欺负老实人呢?而一个瞪着大眼的帮凶说就抓那些刺头,我说没钱就给命时,他更不愿听了。
       与这些血气方刚的临时工相比,赵庭长和来队长显得老谋深算,他们不温不火,自己吃完了饭还不忘给这些被抓的人大包子吃,与横眉斜视的法警形成鲜明对比。我说想来送饭时,他们说不会让他们饿着;我说他们选择性执法时,他们说这是人家给的起诉书;我说能不能先少交点时,他们说身不由己,人家开了罚单让他们去收钱,收少了怎行。他们还说,案子办不好,还要被亮红灯,辛苦干的工作就白干了。实际是帮凶却让我们原谅,这是他们的为人哲学,法官也是端人家的饭碗,怪不得他们。
        行政庭主要的职能是受理民告官,实际我们在收到诉状时,就可以提出疑义,作出上诉,就会进入到另一个程序,这个强制执行程序就得中止。虽然学过一点法律,也曾复习了大半年想考司法考试,可学过的法条已经慢慢忘记,那三本厚厚的法律书也不再翻起,在整理旧书时还能看到不少打印的历届司考题。可惜,我不能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更不能拿起法律保护别人,更谈不上维护公平正义。我之所以放弃司考,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离法制社会还很遥远,法律的准绳只套在无职无权的老百姓脖子上,就像讽刺资本主义的法律一样,蜘蛛网挡住的只是一些小飞虫,大虫一闯而过,不受制裁,不受制约。
       民告官能告成吗?我们可以告他们选择性执法,专挑态度强硬、不给他们请客送礼的抓吧,一分钱没交的为什么不起诉?比我们有履行能力为什么不起诉?
      为什么一搞计生罚款就有所作为了?明摆着有着丰厚的利益链。超生户有的要交八九万,少的也要交五六万,让谁交不让谁交,让谁早交让谁晚交,让谁多交让谁少交,能做到一视同仁吗?牵扯到千丝万缕的利益,谁都说不清了,明摆着存着猫腻。
       最后还有好多问题没法回答:
       一、当官的有多少超生无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二、如果战争暴发后,独生子女要不要上战场?是否让超生的孩子上战场呢?这也许是我们不敢打仗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三、对失独家庭造成的痛苦和损失,谁来补偿?又怎么补偿得了呢?
     四、社会抚养费取消后,已经收取的是否要退回?不及时缴纳要滞纳金,是不是也应该给利息呢?
     五、收取的社会抚养费到底做了什么用?能否给缴纳户和全社会一个明白账?
     六、头胎男孩又生二胎女孩,是不是对平衡出生性别比有贡献呢?为什么计生还非对这些人开刀呢?
    我的问题还没有完。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