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筹划新刊  

2015-12-03 17:25:04|  分类: 心灵轨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残雪很快在温暖的空气里融化了,路上的被人踩车辗的压力之下早没了,背阴的房后等地的也慢慢被暖和的阳光晒热的空气感化,滴了些水,最后融进了化了冻的土里。
          快到大雪,是应该冷的时候了。盛行的西北风带了些冷气,在背风处晒下太阳是很好的,要是迎着风或没有太阳,就是很冷的了。这号天,蹲在热炕上或待在暖气屋里是很舒服的,生个煤炉或有个火盆烤烤也是不错。
         社团的事索性不去管了,尽管还是耿耿于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但想想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都不取决于我,就心理平衡了,不大烦恼了,能够放得下了,心里有股释然的感觉。
        好吧,挤出时间来,让孩子们多去读点圣贤吧,我这费力不讨好的差使也快干到头了。
       上边的要求是在苟延残喘吗?阳奉阴违是政令不通的标志,有些不大切实际的难为之事,就算上边下了很大的决心,下边很难执行,也只能应付罢了,没有多大的执行力了。
       同学的孩子报了春考,又想用夏考来保底,我开始觉得奇怪,后来才明白。我对同学说,你也要唱一次黑脸吧,让她不能有退路,好好让她学学文化课。可是,她的学习是吃不进去了,能上完三年高中,最终通过补考拿个毕业证,就是很大的努力了。我说关键的是经历和磨难,对她一生是最最宝贵的,可现在的孩子有几个是愿意吃苦的呢?
      顺便回家干了点私活,把家里不用的老冰箱清洁了一大上午,这里是很容易使人忽略的不洁之地,本来是装好吃的容器却脏得要命,我以前也动过一个念头,就是想成立一个保洁公司,开始就我一个员工,我就去给人家洗冰箱,洗一个要100块吧。清洁后我还不大满意,和妻两个用三轮拉了并抬了楼上,放到后阳台的储物间的最里边。
       这个花了巨额血汗酿造的“豪宅”,每月150元的物业费交着,就充当了仓库的角色。我也经常过去看看,想想再添点什么也没钱去置,看看书架上的书也杂乱无章的,只有给小女找齐了那套16本的《小学生十万个为什么》。去看看飘窗上的花旱了没有,这些花长得好也可能是没有勤浇水的缘故。轮流用一下大小卫生间,有一次竟误开了一个灯开关,到了下次来时才发现。
      国际上强硬的普京开始打击报复了,他的眼里容不得砂子。国内的高铁要冲进欧洲和全世界了,总理早成了最好的推销员。
      时过境迁也好,时位移人也罢,都说的是这个世界的变化,人也跟着世界在不断地变,这叫此一时、彼一时。有时时来运转,得道升天就门庭若市,有的墙倒众人推,晦气来了也得硬撑着,要不还就死了么?
      历史的变迁如潮水涨落,人世的变迁也如伙房的饭食,花钱不多也能吃饱,但我懒得去吃。
      可是,社刊还得我办。这个思前想后的大课题我一直无从下手,文学的概念空泛,文章多得比牛身上的毛还多。尽管我尽量看些网上和书的文字,但对它们的驾驭我捉襟见肘,老虎啃天的滋味我能体会到,任愁眉不展,头皮搔乱。
     既然学生无暇来写,创作的字眼对他们来说感觉遥远,就不如搞个纯文摘的文本吧,也顺应子课题中的“校本教材”。名字么,开始想叫做“文学之窗”,“文学创作”太高大上,令人生畏而生厌,有点大言不惭。后来想叫“文学欣赏”,思路能够打开,就是找些作品来赏析一番,网上现成的不少。鉴赏也好,赏析也罢,都有些讨人嫌,有点媚俗,还让人感觉搞文学实在太过简单,就是到处抄抄,我这个责编也实在没多少含金量。
       文学的体裁就只有四种,以此为体例编些指导读写的大家之言,再找些大家作品点缀其后,这个构思我想了很长时间,可谓是一朝分娩的背后是十月的怀胎,可事后诸葛都很高明,一眼就看出你在说谎,会说天天闲出病来就弄这么个小儿科来糊弄人,浪费纸钱。
     大家的名字我积攒了不少,有鲁迅、冰心、老舍等,女作家有民国的才女张爱玲和萧红,至于这位萧女士与鲁大人到底什么关系,我也闹不清。还有三毛和席慕荣,等等。动物小说也许孩子比较喜欢,就把沈石溪的《第七条猎狗》拿出来看一看。萧女士的《呼兰河传》可以选取“小团圆媳妇”一章,让女生们看看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惨案。她的散文,就用《回忆鲁迅先生》吧,虽然篇幅长了点,但它曾感动了歌星邓丽君,并开始看周先生的文章的。
       莫言的出名是既然的,他的《黑沙滩》也不错,写了一个不识时务的场长,最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把集体的麦子让群众哄抢了,对冰雹是否来临和上边的更大的怪罪,老管有意做了空白,以妻子的反应为线,以最后妻子感觉的平淡无奇作结。我感觉还是有所震撼的,一是场长的怜惜好心,二是对知恩图报的疯子的以身相许的拒绝,又造成一个大悲剧。
      戏剧中的荒诞剧也想大胆突破,梦幻色彩对富于想像的孩子来说,应该是有吸引力的。青鸟的象征意义她们不一定能够弄通,但幸福就在我们身边这个道理也许是容易懂的。戈多的等待我还以为时间很短,没想到长得让人心烦到打呵欠,这样孩子的好奇心很可能会很快摧毁,但我选第二幕也许好些吧。
        吕剧是我的喜爱,同欲者学生当中能有几个?鲁迅时代萧红萧军们对他是一种敬仰,而后是父爱般的尊重,最后认作寻常人之后也是长辈样的亲切,至于像许先生那种以身相许的情感也是自然的,但那也是由敬而爱。年长者呢,是不是也想借自己的名声来揩少女或少妇的油水,当今社会是普遍的,在外人看来也是文艺范的偏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也是不用掩饰的,掩饰会说你虚荣,不掩饰说你直率。但在那时,顶多算是个喜爱吧,即使想入非非也要扼杀遏制一番。可能也有不顾一切的急进者,为了明义上的爱情和自由,在崇拜的粉丝异性中赚些便宜,大快朵颐,那就有些为人不齿了,也数不多,毕竟封建的道德还在束缚的。
       我直想把小剧《借年》好好评价一番。如果我是大评论家,就直接说这是经典中的精品,比一等奖的《姊妹易嫁》要好得多,虽短情意足,境界深,举出诸多的理由,一二三下面再加多层小标题,最后建议将三等奖改为一等奖,和《姊妹》易换。虽说都有生活的可信度,但《借年》编也编得更天衣无缝,更合生活常理。王汉喜原与爱姐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因家势败落穷困潦倒,原因是父亲过世,也在情理之中。爱姐一家不是为富不仁,而是殷实而知礼之家,老泰山思想正统,仍念旧情,不忘故交许下的姻缘。更难得的是,爱姐说的“摊了个嫂子心眼好”,知书达礼之家娶了个好媳妇,也是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吧。这部戏突出的是爱姐的心肠好,不嫌贫爱富,用情忠一,待婆家知冷知热,体贴入微,对丈夫,对爱情都堪称典范。张生与莺莺中间有了一个丫鬟,才有了《红娘》的主角。这个嫂子虽说不是主角,但戏份比汉喜要多,在剧中的作用更大,形象鲜明,个性丰满。汉喜呢,除说了一句“小姐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情我还能不着急”的经典外,形象委琐龌龊,旧社会是书呆子,现在就是窝囊废,当今即使还有爱姐一般的人物,也得把他踢了,决不会违背道德和伦理。
         看看篇幅不够,还是加上吧,这事我得果断。也不用求完整,后面的拜堂一节正好较好地掩饰有点少儿不宜的情节,当爱姐毫不理直气壮地越说声越小的“你那屋里有”时,嫂子说,俺那屋里啊,你哥哥就在那里睡觉呢,俺那可是官的,你这屋里啊,那可是私的!这句让小两口特别是爱姐羞得无地自容,闹厉害了还真要出人命。我也想,借年这事也可能发生,大年夜没有关门也让小王得以进得门,最后误入绣房也有可能。更可能的是尽管男女不亲,小王还是硬着头皮闯入绣房来找爱姐借年,后来因怕传出去好说不好听,虽说二人婚约在先,但要是同处一房可冒犯了封建大礼,爱姐一家又是极爱面子的大户人家,两全之策就是让他们在大年之夜二喜合一,拜堂成亲后就顺风顺水了,没人再说三道四了。
       今天下午看了老王给我的孝正文集——《乡间故事》,看了好几篇,有些冗繁,但透露着乡间的纯朴之风,一些没有拔高的家长里短也有趣味。我是在印刷厂遇见他校对书稿的,提起我要管他饭他还很感激,实际我是真心请他,因为他对我是有恩的,我结婚时的王玉宽给写的中堂及对联就是托他要的,当时什么表示也没有,过了后一直也没打上这个人情,甚至连提也不提。
       我本来打算既然要编乡土教材,就要来点本地人的文学作品,市文联的赵主席也是大家,在临沂上学时听中文系的讲文学,就提到他的这位莒南老乡,品读作品《通脚儿》、《闲肉》等都很有乡土味。还有现在京的世龙也出名了,县里的这个运动就是他出头搞的,文学教育大县的想法是好的,但在巨大的升学压力之下,在一些人看来这个项目注定是一个负能量。他写的诗都是早先的过往烟云,不知能找到多少。近邻的李大作家是早出名的,我曾看过他的金学文章,对《高山下的花环》这部反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小说,我是读过好几遍的,每次都有很大感动,这次我又找出来,是现代文学作品下集中的一篇,我就是从那本书上看到了吕剧《借年》得了三等奖。
          乡土文学再是克家老人吧,他的《老马》平白如话,是与《有的人》媲美的好诗。再是谁呢?对了,本县的《文心雕龙》研究专家和我临沂杂志社的同学是一个村的,我通过写字的朱老认识他,三中的同学也很推崇他,说他家里有关刘勰的书最全。后来因为张校长的父亲出书又和他吃了一回饭,他听说我是库山中学的,就说他在建校之初也在那教过书,还把经历写成一篇回忆散文发在了唐主编的县级教育刊物上,应该找唐老师要来登到这期上。原来听过唐的课,现在不当校长了,当大编了,他的文章也要入选,选《货郎挑子》么?
           明天到县里去开文学教育调度会。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