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周衍辉的两篇有关老师的文章  

2015-11-26 11:14:27|  分类: 经典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抄袭

周衍辉

那是个酷热难当的日子。阵阵蝉鸣似沸腾的开水,钻进耳朵里,让人心烦意乱。开学一周了,新老师一直没来,教室里闹哄哄的。

这时,教室里突然多了一个人,一位穿一件洁白连衣裙的女孩,长发飘飘,微笑着,抱着讲义夹站在讲台下。“同学们好。”她微微一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白。从今天开始,由我来给大家上语文课,希望大家能喜欢我。”

那一瞬,我呆呆地看着新来的老师,脸莫名地红了,只觉得有一朵洁白的云彩,在眼前飘来飘去。

我喜欢上了语文课。语文课上,我不再开小差,全神贯注地盯着老师,捕捉她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

一次,白老师布置我们每人写一篇文章,参加全校的教师节征文比赛,体裁不限。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瞅着天棚,一句一句往外挤那些所谓的“诗”,写了有十几行,就再也挤不出一个字了。突然,我的目光在东墙上定住了,靠近天棚处有一张报纸,上面排列着一些分行的文字。我的心一动,跳上炕近前一看,不由得大喜过望,其中有一首诗居然就是写老师的。我忙找了张纸抄了下来。坐在桌前,迟钝的大脑细胞仿佛一下子被激活了,我以这首诗为蓝本,改头换面,一篇文采飞扬的作品诞生了。

两天后,我到办公室交作业,见白老师正在看那些征文。见到我,白老师招手叫我过去,她的手上拿着的正是我的那首诗。她微笑着说:“这是你写的吧?”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心跳加速,竟有些手足无措。“写得真好!”她顺口读出其中的几句,点着头,一副陶醉的模样。“看得出,你有写作的天赋,坚持下去,说不定将来会成为一名作家呢。”白老师认真地说。我站在那儿,汗颜不已。

白老师第二年暑假便调走了。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前些日子同学聚会,白老师也被请了回来。当我把签了名字的作品集恭恭敬敬递到她的手上时,她目光一亮,随即欣慰地笑了:“这些年经常在报上读到你的文章。真的很为你自豪呢。”一顿,她接着说:“上学时,我就发现你写作不错,我记得有一次征文比赛,你得了全校第一名呢。”

我的脸红了,犹豫了一下:“其实,那次比赛,我的那篇作品是抄袭的。”白老师却轻轻地笑了,看着我,说:“我早就知道那首诗不是你写的,但你做了加工,无论营造的意境,还是语言,都要比原作精彩。”

“您早就知道?”我惊讶地问。“是的,”白老师粲然一笑,“那首诗就是我写的。”

在整个人生中,那是我最后一次抄袭。


别以为我不知道

周衍辉

18岁那年,我在师范学校读书,课上得一塌糊涂,但自恃记性好,各门课程马马虎虎也能及格。唯独数学让我头痛不已,数学老师是个干巴巴的小老头,戴一副大眼镜,整天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讲课声音又尖又高,仿佛一把钢锉折磨着我脆弱的耳神经。那时我是学校团委的学生干部,正跟年轻漂亮的语文老师学写朦胧诗,不时有诗作在校报上发表。但频频亮红灯的数学成绩让我苦恼不已,眼看又到期中考试了,一想到数学,我的头就大了。

在一次数学课上,同桌阿泰见我愁眉不展,不住地唉声叹气,他狡黠地一笑,在纸上写下一行字,推到我面前:“穷则变,变则通。只要有胆量,没有办不到的事。”见我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他又龙飞凤舞地写下两个字:偷题。那一瞬,我的心为之一动。

那几天,在阿泰的安排下,我时不时地就以请教问题或找水喝为借口,一次次往数学组跑,弄得数学老师老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我,还别说,皇天不负苦心人,最后我终于发现了数学老师抽屉里的试题,并且办公室有扇窗户的插销没关好,这让我好一阵欢喜。一天晚上11点多钟,我和阿泰悄悄溜出宿舍。夜黑如墨,空气中花香袭人,凉爽的风像不安分的手,轻轻抚过我们年轻的身体。我的心在胸口扑通乱跳,腿也有些哆嗦。教学楼的西侧有个垃圾池,攀上去,顺着一扇敞开的窗户很容易就爬了进去。教学楼里静悄悄的,我俩放轻脚步,屏住呼吸,摸到数学组的窗下。

此时,周围一片黑暗,静寂无声,阿泰用手电筒照了照,踮起脚尖,用手使劲一拉,窗子开了。我的心一阵狂跳。等了几秒钟,听了听外面的动静,阿泰示意我蹲下,身材瘦小的他踩着我的肩膀,灵猫一般攀了上去,然后试探着找到了靠墙的一张办公桌,轻轻跳了下去。我在外面望风,浑身发抖,紧张得不得了。远处的马路上,不时有夜行车飞驰而过,打破了夜的静谧。我大气不敢出,一动不动站在黑暗中,觉得时间仿佛停止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阿泰终于从窗上悄无声息地跳了下来,又轻轻将窗户关好。我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也顾不得问情况,蹑手蹑脚顺着原路返回。一出教学楼,我才发觉身上全是汗,被风一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回到宿舍,翻来覆去一宿都没睡好,兴奋,激动,担忧,后怕,真是百味杂陈。

过了两天,考试了。下午的第一门考数学,单人单桌。我坐在位子上,竟有些莫名的紧张。回头看了看最后一排的阿泰,他俏皮地冲我眨了眨眼,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当散发着油墨香的卷子发到手上时,我的心又是一阵狂跳,深吸了一口气,瞅了瞅试题,不由得大吃一惊:卷子上的题目全变了。那一瞬,我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顿时急出了一身冷汗。听着周围一片“沙沙”的答题声,我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抓耳挠腮,心急如焚。偏偏在这时,数学老师笑眯眯地歪着头挨个看我们答题,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停住了,见我的卷子上一片空白,他有些坏坏地笑了,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头,小声说:“不要慌,慢慢来,有的是时间。”我当时差点晕过去,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结果可想而知,那次数学我是补了两次考才勉强过关。从此,我对数学老师就更是恨之入骨。

转眼间,毕业了。我被分配到一所乡村中学,教初三数学。由于跟学生年龄相差不大,又天生好玩,很快便跟一些调皮学生打成了一片,课余时间几乎都是在篮球场上度过的,学生跟我也就有些没大没小。有一次,学校要举行模拟考试,让我出数学卷子。下午放学后,我正在办公室里忙活,一个学生端着个杯子进来了,说找水喝,眼光却一直向我的桌上瞄。不一会儿,又进来了一个,也是要喝水,眼神闪烁不定,目标还是我桌子上的试卷。我不禁暗暗发笑,不动声色地继续手上的工作。卷子出完了,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时,一下子进来五六个学生,其中一个手中托着篮球,笑嘻嘻地邀请我去打球。我顺手将卷子塞进抽屉,在上面压了一本书就跟去了。打完球,出了一身汗,回到办公室,洗了把脸,我走到办公桌前,见抽屉开了一道缝,拉开,原先放在卷子上的书也挪了位置。我笑了。

若无其事地去伙房打饭,吃完后,天色已暗,便打开灯,将抽屉里的那张卷子拿出来,轻轻揉成团,顺手扔进了废纸筐,然后重新出了一份。一边写着,一边在心里憋不住偷着乐:“傻小子们,别以为我不知道,这点小伎俩还能瞒过我的法眼?想跟我玩,你们还嫩了点……”

这个时候,脑海中蓦地一闪,我想起了当年自己偷题的经历,突然间就对数学老师产生了深刻的理解:责任,是为人师者的天职啊!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