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民营幼儿园是后娘养的吗?  

2014-09-16 16:04:20|  分类: 社会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的学年开始了,有多少非京籍人员的子女面临失学之忧?因为,北京新一轮“黑幼儿园”关停潮正在到来。自2014年7月以来,北京昌平、房山与怀柔等部分区县的多所幼儿园收到了整改或取缔通知。这些幼儿园以民营居多,但由于硬件不达标未能取得办学资质,个中不乏“非法”提供学前教育达十年之久的老园。

别小看了命名哦,那可是一门学问。“小产权房”啦,“黑车”啦,“黑幼儿园”啦,一听就不是正经玩意儿。其中,“黑车”与“黑幼儿园”最为可怕,都涉黑了,应该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了吧?命名者是谁,这么有才华?以词杀人,比以刀杀人高明多了。

不难理解,“小产权房”是土地没有经过城市政府收储就入市了,“黑车”是没有向政府购置出租车牌照就运营了,无一例外动了政府的奶酪。那“黑幼儿园”又是怎么回事?答案的关键在于“资质”两字。

所谓“资质”,无非是设立一些行政许可事项而已。当下,政府在向各行各业简政放权,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教育行政部门是否也应该削减一下行政许可呢?那就先观摩一下北京市对幼儿园办学资质的要求,再判断一下算不算过度监管吧。

1996年《北京市幼儿园、托儿所办园、所条件标准(试行)》至今仍适用,里面的规定,用事无巨细、不厌其烦来形容不为过,让人感佩制定者为祖国的花朵操碎了心。说一个好玩的。里面有一张“幼儿园玩教具配备基本标准表”,该表连每个班级该配几套木偶、几套头饰及几个木鱼都有规定,似乎没有这些东西幼儿园园将不园了。

最要害的当属“北京市幼儿园园舍规划面积定额基本标准表”,详尽规定了6班(180人)与9班(270人)两种规模的幼儿园分别要设立各类功能的房间数与使用面积。例如,炊事员休息室的面积定额分别是8平米与12平米!算总账,6班与9班,建筑面积定额分别为1365.07平米与1877.78平米,用地面积定额分别2340平米与3240平米。

这个标准有两个特点。(1)教育行政机构像慈母一样包办了幼儿园日常运营的所有事项,是细得不能再细的微观管理,在这个意义上已是过度监管。(2)设置了基本、一般、较高三档标准。上文举出的两张表都是“基本标准表”,是最低一档,但设定的办学门槛依然高得吓人,180人规模的幼儿园占地2340平米只是低配。

公立幼儿园不怕。其一,这个标准本来为公立幼儿园量身定制。其二,高办学门槛,一方面抬高了成本,但公立幼儿园大多有财政补贴,机关幼儿园就更不用说了,一方面给现存公立幼儿园创设了经济租金,放出一些优质学位收择校费就可以了。其三,教育行政机构与公立学校的关系好比慈母与亲儿子,亲儿子不达标也好说话,慈母给参照定额适当增减咯。

不过,民营幼儿园麻烦了。小规模幼儿园不可能做到既达标、又站在盈亏线上,但市场需求摆在那儿,只能普遍成为“黑幼儿园”了,加入了“黑车”与“小产权房”的行列。市面上达标的私立幼儿园,只能向贵族化发展,学费高昂令一般中产家庭亦不敢问津。

北京教育行政机构也知道问题所在。2011年出台《北京市举办小规模幼儿园暂行规定》。小规模幼儿园指“相关设施条件达不到上述基本标准、办园规模在4个班及以下、收托幼儿40-100名左右的幼儿园”。初衷是降低标准给人出路,但新设了举办人要有北京户籍、场地租赁期不少于三年等门槛。各种证照仍一个都不能少。99%的民营小规模幼儿园还是拿不到办学资质,其生死系于执法松紧之间,但根连着需求断不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监管是风险管理,监管是为了避免与降低某些风险,但本身也会产生新的风险,只有前者高过后者,监管才是合理的,否则就是过度监管。北京给幼儿园设定办学资质,应是为了让幼儿有更安全的环境,但因为不达标而把民营小规模幼儿园关张了,幼儿有失学之忧。两者孰轻孰重?馒头可能营养不够,但不让吃就会饿死,死于“何不食肉糜”。

问一个天真的问题:如果国资委既掌管辖区内的所有国企,有任命高管之权,同时又负责审批与监管民企的开设及运营,那会有民营经济的大繁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吗?

可以说,公立学校与公立医院是唯二不被舆论当做垄断国企的机构,部分原因在于取了好名字,公字号多高大上啊。现在的情况是:教育行政机构(国资委)既掌管辖区内的所有公立学校(垄断国企),又负责审批与监管民营学校(民企)的开设及运行,其结果就是竖起高入云霄的办学资质,导致了教育资源供给的匮乏。这种落后的教育机制才是最大的问题。

解决之道是教育行政部门(1)搞政企分开,把管理公立学校资产的职能剥离出来,然后(2)简政放权,大事取消相关行政审批,取消设租寻租的年检(“年度考核”),把教育权利还给市场,还给孩子及其家长。孩子上学的需求与权利必须得到尊重,这是底线。


附:南都:关停“黑幼儿园”公共服务须均等化
2014年09月08日07:39  南方都市报 我有话说(26人参与) 收藏本文


  开学之际,北京新一轮“黑幼儿园”关停潮正在到来。据财新网报道,自7月起,北京的昌平、房山、怀柔等部分区县的多所幼儿园收到了或整改或取缔的通知。这些幼儿园大多由私人创办,但囿于条件所限未能取得办学资质,个别已“非法”向适龄儿童提供学前教育长达十年之久。在近几日,几十所幼儿园都被强制剪掉电线,撤掉监控。相关教学设备和厨房用具也纷纷被搬离。

  “黑幼儿园”的关停潮显然并非北京独有,此前重庆、南京等全国各城市郊区都出现过类似的关停潮。其原因无外乎“黑幼儿园”存在各种条件资质不达标的情况,而一旦不达标的幼儿园发生意外状况,相关的监管机构负责人都必须为此负责。此前,主要集中在偏远乡村地带的“黑幼儿园”曾发生多起火灾、食物中毒、校车超载翻倒等事故,舆论风潮和法律惩处让监管者们背负重压。正是基于这样的安全考量,监管部门从严执法,关停一批无证违规幼儿园,以防止类似悲剧的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地教委给出的幼儿园资质审批标准上,在园区面积和软件上的规定较为严格,例如昌平区要求民办幼儿园的面积在2000平米以上,但实际上绝大多数幼儿园的面积都在1000-2000平米之间。在昌平区窦店镇,27所私人幼儿园中仅有一家通过了审批,其余均处于备案状态。一些幼儿园要么因为村委没有下发房屋产权证,所以无法申领卫生许可证,要么因为农村平房没有建筑图纸和建筑单位的相关材料,难以进行抗震鉴定,而被拒绝通过审核。很显然,黑幼儿园被关停的理由很多,在严苛的办学标准面前,政府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

  如果是资质过于严格,便可以讨论资质问题,但依据现有规定进行执法,不应受到争议。不过,问题的复杂性不在于单次行动是否合理,而在于教育部门的根本职能是什么。教育部门针对幼儿园管理的首要职责,应该是帮助家长提供充分的、合格的教育资源,而不是简单地关停幼儿园。假如教育部门只有避责的考虑,而无视孩子们上幼儿园的切实困境,那么这样的关停就是不负责任的。

  当然,幼儿园教育目前还未纳入义务教育阶段,这一基本状况使得政府提供服务的责任有所减轻。但要指出的是,目前包括幼儿园教育在内的几乎所有中小学教育,在公办教育的投入上都存在非均等现象。事实上,政府提供的幼儿园教育服务,起的应该是一种“兜底”功能,但现在的情况却刚刚相反。大量的民办幼儿园质量参差不齐,而公办幼儿园则往往处于高质量的第一阵列。

  在目前大城市尚未考虑幼儿教育平权的前提下,鼓励更多的幼儿园兴办应该是一个大方向。2011年《北京市举办小规模幼儿园暂行规定》的出台曾经符合这一预期,但三年之后政策开始变化,原先受到教育部门“帮助”的一些幼儿园被纷纷关停。更糟糕的是,在关停潮之后,所相应的以便捷为导向的公办幼儿园服务并没有能够提供,于是,外来工子女满街跑的场景也就不可避免地呈现在人们眼前。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