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杜平评论“选择性翻译外媒”:走向世界时什么话都要听  

2014-08-29 11:37:22|  分类: 社会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最新一期出版,封面特选题为《What China Wants》,内地出现翻译文字,被指存在“词不达意,或者选择性的翻译,删除、扭曲甚至错误地引导读者”的现象。凤凰卫视828日《时事开讲》节目中,时事评论员杜平就此事发表评论。以下为节目文字实录:

姜声扬:英国权威杂志《经济学人》最新一期出版,封面特选题名为《What China Wants》,“中国究竟想得到什么?”内容是从历史,近代史还有时事的角度去观察、推理,究竟当今的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在追求什么,如何达到这些既定目标,以及仍然欠缺哪些要素?这篇文章由内地的某个新闻机构进行翻译,结果被眼尖的网友或者其它媒体人发现,这个文章的翻译不是词不达意,就是选择性的翻译,删除、扭曲甚至错误地引导读者。这样的一种现象,其实在内地的一些地方屡见不鲜。究竟这样的一个现象是如何形成,而这样的一个现象最终会对国人造成什么样的伤害?我们请时事评论员杜平先生为我们做点评分析。

杜先生,今天谈到这个话题,我自己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把这篇英文文章的原文读了一遍。然后我再看到了翻译,或者是一些网友提出的翻译跟原文的差异在哪里,看到一些举例。我看到最重要或精髓的观点可能会让人很不同意,但是却被人选择性的删除,个人感到非常可惜。这样的一个现象其实在内地经常出现,为什么会出现,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杜平:今天这个话题看上去好像是小众的话题,其实是涉及到更广泛的民众。因为媒体所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所以还是一个大的话题。这个大的话题,我们先这样讲,先回答你的问题。就是在中国的媒体上面,过去一直有存在这种状况:当翻译一篇外国的文章,或者是报道的时候,往往选上自己最喜欢的,喜欢听的,不是那么刺耳的东西基本上都没问题。但是如果有刺耳的问题,如果听到好像跟自己的想法不一样的,或者说跟传统的、政治的思维不太一样的,基本上都会删除掉,都不会做。也就是说几乎很难看到一篇完完整整的、没有任何修饰的一篇翻译的文章,就是涉及到政治方面的东西,或者是中国时事方面的东西。

这个给我们带来的问题就是,心来讲,当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时候,确实对外部世界刚刚接触,面对外部世界比较陌生。往往在陌生的情况之下,可能会对别人的话比较在意,然后也没有这种自信,基本上遇到自己不喜欢的一些言论的时候,基本上都会给屏蔽掉。不只是翻译的文章,甚至是记者做报道的时候,在国外也是一样。明明是他们那些话听起来很不舒服,但是他确实是表明他自己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和态度的时候,往往就把这些话给隐去不报,这样的情况是相当多的。那个时候如果说是可以理解的话,那么现在的中国,在改革开放30年之后,跟世界上已经结为一体的情况之下,民族自尊心、国家自尊心或者信心等各个方面都已经达到相当成熟的程度的时候,如果说遇到这样的一些话,不喜欢听、比较刺耳的话,还是以拒绝的方式或者把它视之为无物的方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方式来处理的话,我觉得跟中国整体的发展,社会的文明,信息的传播,精神的提升等等方面确实是不太相符的。

姜声扬:您刚才提到是观点不同以后,跟我的这个主观的想法不一样。但是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翻译的水平不足。其实我经常看到一些国外电视剧,下面会有中文翻译,字幕组或者是翻译组,他们翻译的这个文章,其实非常的好,非常的到位。我就发现是不是真的翻译高手在民间,而在其它的这些方面没有这个翻译的能力呢?

杜平:是的,涉及到如果说翻译水平的话呢,当然是参差不齐的。比如说电视、影视这方面的东西,可能因为跟翻译者的生活比较接近一点,比较容易理解。但是说如果一个年轻的翻译跟国际时事所谓“高端政治”,就是涉及到外交、政治等方面的时候,他们可能理解的程度不一样,哪怕是用中文表述也不见得表述得很完整或者很准确的情况之下,从外国媒体上来翻译这些文章,我估计可能有些偏差。这个我们觉得可以原谅,因为没有一个人说翻译什么东西都是很准确的,这个都是无所谓的。但是问题就是,涉及到一些重要的新闻和评论、言论的时候,涉及到一些重要的外国领导人关于中国的评论的时候,一定要非常准确地把握。最近一段时间,每次我看到这样的例子的时候,都觉得很可惜很沮丧。为什么呢?因为它会传达一个非常错误的信息。比如说前一段时间我们做节目的时候也提到奥巴马接受《经济学家》杂志访问的时候,涉及到中国方面的东西,那段翻译,涉及到中国那一段的翻译,在网上传播的时候,实际上翻译都是错误的。

我觉得这样的话会给广大的中国的民众传达一个非常错误的信息,错误的引导。因为在中国社会里面,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还是接受中文的信息,英文的信息要么不懂,要么可能接触不到。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翻译者或者是传播者,特别是媒体本身,一定要认识到自己的责任所在。特别是涉及到这些非常关键的人物的关键的讲话的时候,一定要准确。如果翻译错的话,我觉得是不可原谅的。因为它会引导民众的反应。为什么过去有一段时间里面,涉及到比如说某些国家的领导人关于中国南海、东海等等问题,或者中国内政方面的一些看法的时候,会在国内的一些网民当中引起莫名的愤怒?我们当时看到英文的时候,其实是觉得很自然的,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或者刺激的地方。但是在中国的网民当中就引起了非常大的愤怒,有时候会觉得好像莫名其妙。但是实际上这个跟什么有关系,这跟翻译本身的内容有关系。

姜声扬:但是万一是碰到,你刚才提到说如果翻译水平不足,或者是感受不到这个词或者语言的意义,那是无意的错误。但是万一是有意的翻译错误,比如说我就想表达这个观点,国外语言是这样子,是这样子说,但是我不认同或者我觉得观众应该是朝着这个方向,那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杜平:那个问题就是没有办法原谅的,而且我觉得在这种问题上是没办法容忍的,也没有办法忍受的。中国那么大的社会里面,把重要的,外面的一些重要的言论,特别是领导人的言论翻译翻错了,甚至是故意地把自己的话塞在别的外国领导人的嘴里面,或者用自己的思维方式来理解对方的话,或者用自己的那种语言习惯来理解对方的语言的表述的话,我觉得肯定会造成很大的一些破坏,这个就特别要避免。

我觉得有时候最应该谴责的就是故意的,可能我不同意你这句话的观点,我也不喜欢听你这种表述的方式,但是翻译的时候我用我自己的方式,稍微给模糊一下或者是诠释一下,甚至是说美化一下,让国内的民众接受的时候比较容易接受,不会生气,这个就是非常大的错误。因为现在这个社会里面,涉及到政治、外交等等方面,特别要非常准确的把握外面到底是什么样的观点,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立场。如果说故意地歪曲、扭曲,甚至是一厢情愿的解释他的话,这个是非常严重的错误,会导致民众的反应是错位的,会导致整个外交等各个部门也会因此而受到困扰,甚至是两国关系都会受到困扰。过去是有这样的例子的。所以这一点我觉得特别要避免。

姜声扬:那对于媒体的公信力来说有什么样的冲击呢?因为对于媒体,现在媒体的空间越来越小,竞争越来越大。就“标题党”,或者是断章取义,来给自己吸引更多的读者。所以它在衡量自己利益和保持媒体公平或者是公正的翻译上,如何去平衡这样的一种很难这种抉择呢?

杜平:我觉得这个抉择首先在于观众本身,或者是读者本身,就是要有判断、辨别能力。但是很遗憾的是,很多的从网上获得信息的受众,基本上对网上登的东西,可能就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因为他没有更好的选择。我觉得他们特别需要一种更好的、更权威的、更值得信任的媒体,这样的话才能够让他有一个鉴别,他能够辨别到底哪一种信息所发布出来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或者是有水分的,或者是被扭曲的等等。这个是观众本身一个判断能力。

另外一方面,中国特别需要有非常专业的团队来维持、经营这样的媒体,要有公信力,要有影响力。

如果这两点做不到的话,现在的信息因为发布的太多,很容易而且也很快,也不求质量,就是“快食面”的那种方式来发布。然后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可能会使得受众之间对很多的问题的看法就会比较浮躁,做出一个非常轻易的判断,然后做出一个轻易的反应。我觉得中国当下这个问题尤其比较严重。

姜声扬:我们来谈谈这个文章本身,我觉得相当有洞察力,也算是相当中肯,有褒有贬。这个文章本身这些观点,你有哪些认同或不认同的地方?谈到中国的时候,不可能所有的言论都是让人觉得很悦耳,如何去接纳不同的声音呢?

杜平:我觉得,我们先谈这篇文章好了,我也非常认真地看了。这个文章,说实话,它的质量很高,尽管其中的一些观点我也不见得很同意,但是正是因为不同的观点会使我们的眼界更开阔,我们的思维方式更多元化,这样才能够比较平心静气、理性,而且全面客观地看待很多的事情。这也就是我过此几十年时间里面,在阅读外国媒体所得到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好处。就在于不同的言论、不同的观点、不同的角度我都能够看到,然后自己再做一个判断。现在有些人认为单一信息渠道的时候好像让人的思想纯洁,思维会比较正确,其实可能往往会使得大家考虑问题的时候会狭隘,反应的模式的时候会比较激进,偏激等等。一些人在中国社会里面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做出过激的反应,偏激的反应,狭隘的反应,就是因为信息的渠道太单一,或者太单调了。

这篇文章本身是高水平的文章,如果作者不是历史学家的话,他相当有历史学家那种视野。从中国过去几千年时间里面,从盛、衰这两个角度来看,当时为什么兴盛,为什么衰落?衰落的时候跟外部世界是怎么样接触,怎么样看待外部世界?兴盛的时候应该怎么样看待自己,也应该怎么样看待外部世界,包括自己的周边地区?那么现在其中一个核心的问题,中国现在重新兴盛起来了,也就是崛起起来了。崛起的中国除了各种各样的实力之外,那么现在特别需要中国有一种文化的文明的这种身份。这种身份过去是有的,在兴盛的时候,很多的周边国家都非常欣赏中国的政治制度、文化,还有管理的模式等等,甚至在周边国家都已经模仿,甚至是引进了。但是现在中国特别需要这个,除了经济实力之外,或者其它方面的实力之外,特别需要别人欣赏中国的很多的一些模式,包括文化,包括文明等等。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我还是比较赞同的。

姜声扬:对,文章的最后的结论就是说中国不能只是一个发展模式,必须要找到一个自我文化的一个身份的定位。那就这一篇文章,还有这个选择性的翻译,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提出你的“平心论”。

杜平:其实这个话题我们有很多话要说,但时间限制,我对现在中国社会面对世界的时候,基本的态度是这样的:当你走向世界,和世界融为一体的时候,什么问题,什么话你都要听,怎么样对待这要看你,但关键是什么话都要听一下。所以就是“四面摇铃难悦耳,八面来风常扰人”。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