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的启示 梁归智  

2014-08-22 07:54:57|  分类: 经典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独立的学科得以成立,常是以文献学作为根基的。殷墟甲骨的出土,引出了甲骨学;敦煌卷子的问世,产生了敦煌学。红学,或曰《红楼梦》研究,也不例外。新红学能够取代旧红学成为20世纪红学的学术主潮,就是奠基于《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的发现。周汝昌先生所规范的红学四大分支曹学、《石头记》版本研究、脂批研究和探佚学,其前三支在主体上可以说都是地道的文献学,其中脂批研究又是从《石头记》版本学中衍生出来的。作者家世材料和版本的每一次新发现,无论真伪,都掀起红学讨论的热潮,此乃20世纪红学之真踪实迹,有目共睹者也。

换言之,红学文献学的研究构成了20世纪红学的本体。《红楼梦》的哲学和美学研究实有赖于文献学研究的实际进展程度。文献学未登堂,哲学美学的文本学断难入室。这可以说是红学的特殊性、个性,甚至可以说是红学得以独立门户而成为专门性显学的根据。但有趣的是,这一红学的特点也构成了红学的悖论。由于文献学研究具有相当程度的技术性的繁琐枯燥,与《红楼梦》的文本阅读虽然有内里的密切联系,却存在表面上的距离感,以及在文献研究中必然产生的或然性推论的学派纷争,还有《红楼梦》文本内容与时代背景之间错综迷离的交缠,即文本、文献与历史学的复杂叠合(这种历史学与文学的摺叠构成了红学一个既恼人又引人的学术特色,诸多索隐派从清代到21世纪的今天,前仆后继,蔓生不绝,这里面也有其合理性荒谬性的交织,需要探讨研究,不是一句猜笨谜就能了断的)等等,这就给一般仅从文艺性着眼读小说的读者大众,甚至一般的文艺评论家,造成了理解的墙障,产生某种陌生感和门外感,因此时而可闻对红学的非难之声,诸如把曹雪芹的头发都数出来了”“《红楼梦》养活了多少红学家一类。而红学界内部,偏擅文献学的往往在哲学美学素养方面有所不足,搞文学评论的又大多受20世纪意识形态和时风时潮的局限,于中华文化和文艺美学的本源真谛失却黄帝玄珠,这就严重影响了红学文献学研究本身的质量以及进一步向红学文本学的衔接过渡。这种红学界的隔膜,以及红学界内部没完没了的缠夹,是一个亟待沟通解决的学术文化课题。

因此,把红学文献学的内在理路讲清楚,也就是梳理明白红学文献学和红学文本学的脉络肌理是至关重要的。

早在1981年,周汝昌先生就在《〈石头记探佚〉序》中这样说:在红学上,研究曹雪芹的身世,是为了表出真正的作者、时代、背景;研究《石头记》版本,是为了恢复作品的文字,或者说文本;而研究八十回后的情节,则是为了显示原著整体精神面貌的基本轮廓和脉络。而研究脂砚斋,对三方面都有极大的重要性。在关键意义上讲,只此四大支,够得上真正的红学。1应该说,周先生的这一段话已经把红学文献学的内在理路画龙点睛地勾勒出来了。遗憾的是,长期以来一些人对这种理路?格难入,执迷于形式逻辑,徒然增加了许多无谓的纷扰。其实问题十分简单明白:文献学研究其终极目的是为了让曹雪芹其人其书的本来面目昭然于天下,即本质性地区分曹雪芹原著和程高篡续的两种文本的《红楼梦》,只有把这一步的工作踏踏实实地完成了,把这一目标真真确确地实现了,才可能真正开始红学文献学向红学文本学的反璞归真大过节、大关键不是泛泛地抽象地谈论什么不要脱离文本,而是实实在在地区分曹高两种文本两种《红楼梦》。而要达此目的,就必须首先在那四个分支的红学文献学研究中取得丰富的实在的成果。红学文献学的进展程度制约着红学文本学的步履,在那四个分支没有取得决定性成果之前,真正的红学文本学就不能开始。这就是周先生说在关键意义上讲,只此四大支,够得上真正的红学其本意所在。

作者、时代、版本、脂批,最后都要落实到文本,这又是为什么探佚学成了四大分支研究中的焦点的理路所在。因为探佚学探讨的是曹雪芹完整的艺术构思,是原著的审美全璧,同时探佚本身也离不开版本、脂批、作者等问题的基础研究,所以探佚学正是从红学文献学向红学文本学过渡的鹊桥。我在《论红学”——新红学探佚学新国学人间红学》一文中对此有较深入的阐释。

由于红学文献学最终要归宿于文学艺术的文本学,它的核心对象是文采风流第一书的艺术神品《红楼梦》和文采风流第一人的诗人哲学家曹雪芹,这就形成了它的另一个特点,即要使红学文献学的研究达到较高水平,不仅需要科学性的爬梳考证和逻辑推理,而且需要具有思想家素质和艺术的感悟能力,需要逻辑思维、形象思维和灵感思维的高度有机结合。这是红学文献学与甲骨学、敦煌学不同的地方,也是红学文献学研究中常常引出葛藤纠纷的一个根本原因所在。也就是说,前面提到红学文献学的进展制约着红学文本学,反过来说对文本的艺术感知能力也影响着文献学研究的水平。这在胡适、俞平伯和周汝昌这三位红学界泰斗的身上就有生动的体现。胡适由于艺术气质较弱,文学感悟能力有限,因此也影响了他文献学研究的质量,如他以考证曹雪芹的家世和《石头记》版本起家,却得出结论说曹雪芹是一个满洲新旧王孙与汉军纨绔子弟的文人”“《红楼梦》的见解与文学技术当然都不会高明到那儿去,2认为程乙本是比脂批本更好的文本,都是大谬不然的。而俞平伯和周汝昌由于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气质和修养,对曹雪芹和《红楼梦》的把握就准确得多,其文献学考证的真理性程度也就比较高。(参见拙文《俞平伯其人与〈红楼梦〉研究》、《思想派抑或考证派——关于周汝昌先生红学研究的一点感想》)>有了这些铺垫性论述,可以观照邓遂夫先生校订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了。甲戌本《石头记》乃迄今为止发现的脂批本系统的抄本、印本中最重要的一个本子,因为它的文字水平最接近曹雪芹原著的本真,又有许多他本所无独领风骚的脂批。如此重要的本子,却长期以来只有少量的影印本在专家手中流传,这正是红学未能普及,未能人间化,因而出现红学理解墙障的一个表征。邓先生发大愿心,下大功力,将此本校订标点,并写了一篇立足于多年研究心得的长序,实在是践履实行人间红学的大手笔。我以为,邓先生的工作至少有以下几方面的价值和意义。

首先,《红楼梦》终于以曹雪芹写作的本真实相面对普通读者和受众了,这算是红学界还人间旧帐的一大功德,虽然稍嫌迟了一点。邓先生在序言中说得激情洋溢,也十分中肯:早就该让这把虽有残缺而仍不失其神奇的钥匙走出象牙之塔,直接为广大《红楼梦》读者所掌握了!也就是说,早就该把雪芹、脂砚一直渴盼广大读者见到的原汁原味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稿本,按现存的条件择要校印出来让大家分享!而且,单是把合乎雪芹原意的小说正文塞给读者还不行,那样实比畸笏当年删削脂批来得更彻底;单是把尽可能搜罗到的脂批集中起来让读者会餐也不行,那样所产生的朦胧与错觉,比起不同底本的脂批与各有差异的正文准确对位所产生的奇妙体验来,简直就像将一席各具风味的佳肴煮成一锅大杂烩似的倒胃口。(当然,是否即畸笏删削了大量脂批,仍然可以讨论。)

其次,邓先生的长序是一篇经过覃思深研而锤打得相当结实的论文。他的一些具体观点,如《石头记》抄本的演变系统,脂砚与畸笏的身份、关系等,是否即终极的真理,自然仍可商榷。我个人的看法,也许邓先生所论,只是多种历史可能性之一种?但总的来看,邓先生的见解不失为颇有体系性的一家之言,在自己的逻辑理路中,是能够自圆其说的,其中的确有不少见功夫的硬货积淀和智慧的火花闪耀。

第三,邓先生对脂批的价值认定堪称金玉之论。他在序言中谈脂批与小说文本的一体性关系,说《红楼梦》是一座罕见的文学迷宫,指出:脂批的种种特性,乃至脂批这一形态的产生,都与《红楼梦》的独特内容和它的独特表现手法分不开。换言之,脂批正是《红楼梦》的独特性的必然产物。并直言不讳地说:有人曾简单化地将脂批与明清小说评点派的文字相提并论,甚至觉得它并不比后者高明。这是很不恰当的。事实上,由于脂批所具有的种种特性,不仅使它大大地超越了明清评点派而独树一帜,就是在整个中国文学批评史上恐怕也算得上一个特例。这的确是深有所得的灼见真知。邓先生幽慧孤明,充分认知并彰显脂批的不凡价值,也就是将周先生所标举的脂学的意义发扬光大。过去谁都赞叹《红楼梦》是一部奇书,谁都觉得这部巨著气象恢宏,意境深远,奥妙无穷;却很少有人充分认识到:可以通过对脂批的深入研究,较为准确地揭示这部奇书的诸多奥秘??包括作者真相,创作过程,素材来源,时代背景,表现手法,以及透过这些手法所传达的思想艺术内涵,等等。尤其最后两项,即通过脂批去揭示此书的独特表现手法和潜在的思想艺术内涵,我以为是脂评本研究的重中之重。

邓先生标举的重中之重但书特别富有启迪性,因为这实际上就是表明脂批研究之文献学与文本学的双重意义,红学文献学与红学文本学??乃金乌玉兔,日落月升,珠联璧合,一而二,二而一,可分又不可分,革命家所谓辩证,佛家所谓中道也。这多么有趣地印证了本文之主题:红学文献学与红学文本学之内在理路。当然这个中三昧,是应该得意而忘言的。

2001年8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