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金瓶梅》与《红楼梦》:性情人生的上下卷  

2014-11-26 16:54:14|  分类: 文艺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瓶梅》与《红楼梦》:性情人生的上下卷

王汝梅

《金瓶梅》已经经历了四百多年的历史检验,说明《金瓶梅》有与天地相终始的强大艺术生命力。《金瓶梅》通过读者而存在,生命不息,光照人间。

《金瓶梅》在前,产生在明嘉靖、万历年间(十六世纪);《红楼梦》在后,产生在清乾隆年间(十八世纪)。《红楼梦》沿《金瓶梅》而产生,《金瓶梅》因《红楼梦》而更具艺术魅力。《金瓶梅》重写性写实,开掘至人性最深处。《红楼梦》重写情写意,通向人类未来。以前,两部书在读者中是隔离的,对《金瓶梅》有道听途说的误解。对《金瓶梅》的误解,也影响了对《红楼梦》的更深刻理解与研究。把《金瓶梅》与《红楼梦》合璧阅读,有人生价值观修炼与文学创新研究的重要意义。

《金瓶梅》是《红楼梦》之祖,《红楼梦》继承与发展了《金瓶梅》的艺术经验

明代有四部著名的长篇小说:《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金瓶梅》,合称为四大奇书。《金瓶梅》是四大奇书中的第一奇书,明清有三种木刻版的《金瓶梅》,其中有一种就叫《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金瓶梅》比《三国演义》、《水浒》更伟大,更丰富、更复杂、更有创新。《三国演义》写政治斗争,写各个统治集团之间的战争,是历史演义小说。《水浒》写绿林山寨,传奇英雄故事,是英雄传奇小说。《金瓶梅》写一个商人西门庆的家庭兴衰故事,是以家庭为题材;写现实日常生活,是一部世情小说。西门庆家一妻五妾(吴月娘、李娇儿、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和李瓶儿)。西门庆经营五六个商铺:生药铺、缎子铺、绸绢铺、绒线铺和典当铺等,西门庆本来是一个普通的小商人,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一个生药铺,因为他善于经营,积累了财钱,用钱买官,给朝廷太师蔡京的管家翟谦送上西门庆伙计的女儿韩爱姐做小妾,后通过翟谦给蔡拜寿送上大量礼物,拜蔡京做干爹,蔡京让他做了提刑所副千户,通过政商勾结、贩盐、放贷等积累了大量财富,家财有十几万两。《金瓶梅》写一商人之家,辐射到朝廷、官府。其描写以家庭为中心,联系到整个晚明社会,是中国长篇小说以写家庭为题材的第一部。《红楼梦》写贾府,贾元春做了皇妃,上联朝廷,元春说自己到了那见不得人的地方。《红楼梦》写贾府内部主奴之间,妻妾之间,奴仆之间的矛盾争宠,就人物结构关系有类似西门庆家庭的地方。《红楼梦》写到贾府的衰败,坐吃山空,出的多进的少,抄检大观园之后,树倒猢狲散,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在《红楼梦》之前,《金瓶梅》写商人家庭的败落,在西门庆死后,妻妾各奔东西,树倒猢狲散,西门庆的遗腹子孝哥被普静禅师收留出家做了和尚。

《金瓶梅》以家庭为中心,联系整个社会,反映广阔的晚明社会现实,给《红楼梦》写贵族家庭的兴衰开辟了道路。明代的其他三部《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都没有写家庭。这是《金瓶梅》影响了《红楼梦》的第一方面。

第二,《金瓶梅》塑造了众多女性形象,潘金莲、李瓶儿、孟玉楼、吴月娘、丫环女仆宋惠莲、春梅、如意儿、秋菊、妓女郑爱月、李桂姐、吴银儿等等。成功的人物形象约有30多位,人物之间形成一群体结构体系,相互依存又相互矛盾冲突,争宠斗艳。《红楼梦》对女性形象塑造,借鉴了《金瓶梅》。王熙凤形象有潘金莲的影子,王夫人形象有吴月娘的影子,晴雯形象有春梅的影子。两书都倾心于女性世界,观察、体验、发现,把人类的另一半推向舞台的中心,而且共同发现女性美、女性的聪明才智、语言的生动流利与尖刻。两部书写了两个不同时代的女儿国。尽管有的女性有淫荡、争宠等负面的品格,但又都有美好的一面。打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单一写法,是从《金瓶梅》开始,《红楼梦》又加以发展的。《金瓶梅》、《红楼梦》的主要人物形象都是多重性格的复杂人物。潘金莲、王熙凤都有狠毒的一面,有些恶的品质。但是,读者又喜欢她们,喜欢潘金莲、喜欢王熙凤。她们是两个有才能的女人,两个要强的女人,两个有自主意识的女人,两个向男性霸权挑战的女人,两个来自上层与下层被社会制度毁灭的女人。两个女性形象的悲剧结局,呼唤改变妇女的处境和地位。

第三,《金瓶梅》以鲁地方言为基础,善于运用生动鲜活的俗语、歇后语、成语,把人物对话写得有独特性格,这一点完全为《红楼梦》所继承。《金瓶梅》写人物语言的功力更在《红楼梦》之上。我们经常提到《红楼梦》中的一些话: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前人撒土迷了后人眼,打旋磨儿,不当家花花的等都是《金瓶梅》中的语言。张竹坡在评《金瓶梅》时专写一篇《第一奇书金瓶梅趣谈》,辑录《金瓶梅》中歇后语近100条。在语言上,两书有一点不同,《红楼梦》产生在清代乾隆年间,曹雪芹受满族文化影响很深,懂满语,《红楼梦》中有满语词,满汉兼词。《红楼梦》第五十三回,乌进孝缴租单当中有“暹猪”,为满汉兼词,满语暹比,脱落之意。暹猪为脱毛的猪,即白条猪。而非“暹罗种的猪”(周定一主编《〈红楼梦〉语言词典》929页)。又如,“龙猪”,即笼猪,系指小乳猪。白桦小木笼,专饲养小乳猪,送京师、盛京,吉林将军大晏用品。周定一主编《〈红楼梦〉语言词典》解:龙猪,猪的一种,毛长,肉瘦(541页),甚费解,与原意不符。

第四,《金瓶梅》、《红楼梦》打破大团园的传统结局,如实描写人生悲剧。两书都背离传统,肯定人欲,置身现实,追求创新。《红楼梦》直承《金瓶梅》而超越《金瓶梅》,使中国古代小说达到最高峰。

最早指出《红楼梦》受《金瓶梅》影响的是脂砚斋。《红楼梦》第十三回有一条眉批:“写个个皆到,全无安逸之笔,深得金瓶阃奥。”(甲戌本眉批,庚辰本眉批),在《红楼梦》产生之前,评论家把《金瓶梅》与《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相并列称之为四大奇书。脂砚斋这条批语开始,把《金瓶梅》与《红楼梦》相比较,研究二书之间的关系,开创了《金瓶梅》、《红楼梦》比较研究的新阶段。清末民初有如下一些说法:

《红楼梦》脱胎于《金瓶梅》(诸联《红楼梦评》)。

《红楼梦》是《金瓶梅》之倒影(曼殊《小说丛话》)。

《红楼梦》全从《金瓶梅》化出(阚铎《红楼梦抉微》)。

《红楼梦》借径在《金瓶梅》……是暗《金瓶梅》(张新之《红楼梦读法》)。

直到现在,读者仍关注《金瓶梅》与《红楼梦》之关系。哈佛大学华裔学者田晓菲认为:《红楼梦》是对《金瓶梅》的改写,重写(《秋水堂论金瓶梅》)。

虽然这些看法不完全准确、科学,但都共同注意到《金瓶梅》对《红楼梦》的影响。

毛泽东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央高层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曾指出:“《金瓶梅》是《红楼梦》的祖宗,没有《金瓶梅》就写不出《红楼梦》。”“这本书写了明朝的真正历史。”(《毛泽东的读书生活》)。

《金瓶梅》《红楼梦》:以情爱为主题,是情爱这部人生大书的上下卷,两书不但有继承关系,还是互补的

两部书都写性爱这一主题(情爱与性爱二词略有差别,但可通用)。《金瓶梅》写性爱以性为中心,直接描写了人物的性行为、性心理。《金瓶梅》第二十七回“李瓶儿私语翡翠轩,潘金莲醉闹葡萄架”,是《金瓶梅》书中重要章回。并列写李瓶儿的温柔平和,潘金莲的激情醉闹,在多配偶家庭结构中,描写一男多女之间情爱的微妙差异与矛盾。在这一回,金莲、瓶儿、玉楼、春梅相继出场,分别显示不同的性格。金莲嫉妒,争宠爱,心直口快,语带锋芒,显示与瓶儿的针锋相对。玉楼超脱冷静,以弹月琴的主要动作衬托金瓶二人。春梅在主子面前故意撒娇,显示亦备受宠爱。

第二十七回写私语与醉闹有三重背景:西门庆派家人来保去东京给太师老爷送礼行赂,贩私盐罪盐商王霁云等获释放,翟谦要西门庆在六月十五日给太师庆寿。这两件事,使西门庆“满心欢喜”,开始给太师打造上寿的银人,寿字壶、蟒衣,并派来保送往东京。这是社会大背景。六月初,天气炎热,雷雨隐隐,瑞香花盛开,石榴花开。这是小环境中的自然背景。西门庆勾结官府得逞后,在翡翠轩卷棚内散发披衿避暑。这是人的心理背景。在三重背景下写私语与醉闹。西门庆与瓶儿真情私语,与金莲则是有性无爱地醉闹。此回着力写潘金莲的性行为、性心理,突出刻画她的自然情欲与争强好胜的“掐尖”性格,把性行为描写与广阔的社会生活联系,与人物性格刻画联系,与探索人性联系。表现兰陵笑笑生通过性爱,塑造人物,探索人性奥秘的非凡艺术才华。

《红楼梦》写情爱,以情为灵魂,描写情的升华。《红楼梦》第十九回,“情切切良霄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宝玉到黛玉房中看望,要替黛玉解闷。宝玉要与黛玉枕一个枕头上,黛玉让宝玉枕自己的枕头,黛玉另拿一个,自己枕了,对面倒下。黛玉发现宝玉脸上有胭脂膏子,黛玉用自己的手帕替揩拭了。只闻得一股幽香,从黛玉袖中发出,宝玉问这奇香是从哪里来的,黛玉问:我有奇香,你有暖香没有(人家宝钗有“冷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黛玉用手帕盖上脸,宝玉怕她睡出病来,宝玉给讲耗子精故事,一小耗子接受耗子精指令去偷食品,小耗子用变成香芋的办法去偷,结果变成一位美貌小姐,要变果子怎么变出小姐?你们只认得果子是香芋,却不知林小姐方是真正的香玉呢?黛玉要拧宝玉的嘴。这时宝钗来到,二人罢手。

这是宝玉、黛玉相爱过程中最为欢娱的时刻,充满了纯真相爱的真挚情感,又淡淡地表现了黛玉的担心与排他的挚爱之情。曹雪芹继承了李贽“童心说”思想,塑造了纯情的贾宝玉形象,以西门庆形象为反向参照,颠覆了西门庆,呼唤人类心灵上回归童年。

《金瓶梅》第二十七回淋漓尽致地写西门庆与李瓶儿、潘金莲的欢愉性行为,从早晨欢愉到日色已西。本回回末有诗说:“休道欢愉处,流光逐暮霞”,隐喻西门庆乐极生悲,最终走向死亡。全面的性满足,则离死亡不远,耗竭肾阳染上杨梅疮(可能从妓女郑爱月处染上)而死亡,年33岁,以极端的方式背离“乐而有节”的优良传统,毁灭了生命。

《金瓶梅》、《红楼梦》合璧阅读,会觉得两位作家共同探讨一个人生的大问题:人性中的情与性如何平衡和谐。古代作家描写思考这一问题,感到困惑:为什么人世间因性爱而产生这么多痛苦、烦恼、悲哀呢?人性怎样去恶从善呢?性与情之间怎么这么多样复杂呢?因性生爱,因爱生性,性与爱共生,怎么会有性无爱呢?

阴阳和合,节制欲望,精神肉体并重是我国古代性爱文化的主流。在这种观念指引下,性爱被看作合乎自然的行为,而不是罪恶。性爱关乎到我们自身的健康成长,生活幸福,也关乎到社会和谐,民族素质提高。英国埃利斯在《性心理学》中指出:“在性的方面,符合自然的、健康的发展,对于人类的进步有重要作用。”性爱是人生的大问题,也是文学永恒的主题。

《金瓶梅》不是单纯地写性,它描写欲望和生命的真实,批判虚伪,批判纵欲,探索人性到极深处,我们应以极严肃的态度,极高尚的心理,阅读理解《金瓶梅》的性描写。潘金莲、春梅是市民中的平凡女性,她们以自己的美丽与才艺为骄傲,自卑的是贫穷,以极端的方式手段叛逆正统,争生存求性爱,不甘心人生命运的卑贱,《金瓶梅》与《红楼梦》是女人的悲剧,其中的每位女性都值得同情怜悯,引起我们的深思探索,它们是我国古代文学写性爱的最伟大作品,它们给我们了解明代市民与清代贵族青年性爱生活提供了形象资料。在性爱生活上,坚持美的追求,达到美的境界,是人类自身解放个性自觉,精神文明建设的长远课题,潘金莲、春梅、林黛玉形象是女性的过去。我们今天的姐妹们要建设美好的生活,我们有美好的明天。

《金瓶梅》、《红楼梦》分别表现了少年之情与成年之性,从这种意义上说,两书是互补的,是性爱人生的上下卷。

贾宝玉、林黛玉是重情感的代表,他们的情爱是通向未来的。西门庆、潘金莲表现从自然本性出发的生理需求,他们在欲望的泥潭中挣扎

《红楼梦》一百二十回分前八十回、后四十回,前八十回是曹雪芹的原著,后四十回是高鹗的续作,后四十回有些地方违背了曹雪芹的原意,但也有贡献。黛玉焚稿断痴情,王熙凤她们搞了个掉包计,背着贾宝玉把薛宝钗当做林黛玉与宝玉成亲。宝玉终于出家当了和尚。黛玉悲愤死亡,造成人生的大悲剧。《红楼梦》写贾宝玉、林黛玉爱情悲剧,以贾府的兴衰为背景。没有了贾宝玉、林黛玉爱情悲剧,也就没有了《红楼梦》。

《红楼梦》第五回,警幻仙子领宝玉游太虚幻境,送宝玉到一香闺绣阁之中,里面有一位鲜艳妩媚的女子,像宝钗,又像黛玉。接着警幻仙子与宝玉谈话,警幻仙子说:“吾所爱你者,因为你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上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兴趣。此皆皮肤滥淫之蠢物耳。如尔(你)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

“意淫”的提出和对贾宝玉的形象的塑造,在中国古代性爱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贾宝玉形象所体现的意淫有多层的含义(也就是说贾宝玉、林黛玉爱情有什么特点)。

第一、热爱女性,尊重女性,体贴女性,反对男性中心、男尊女卑。“女儿两字极尊贵,比阿弥陀佛、元始天尊还尊荣”(第二回)。尊重女性,超越佛道二教的教主之上。女性是美的象征,是情爱的天使。现代作家冰心说,女性有人类百分之五十的真,百分之七十的善,百分之八十的美。曹雪芹发现并赞扬青春女性的美。贾宝玉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见了女儿便觉清爽,男人是泥做的骨肉,见了男人便觉浊臭逼人。这种意识是纯洁的,也是有现实依据的。贾府中的男人贾赦、贾琏、贾珍都是皮肤滥淫之辈,他们身上充满了腐败的思想行为。

第二、意淫带有浪漫理想色彩。大观园是人世间的桃花源,是情爱的世界。贾宝玉是在逍遥之境,生发情爱,展示情爱。在实际生活中,在成年人那里,应该说,性力大于爱,性大于情。《红楼梦》的以情为核心,写青少年男女的恋情,是浪漫的、理想的。

第三、以现代思想观念审视意淫是一种超前意识,具有划时代性质,贾宝玉、林黛玉之间之所以执著相爱,是有共同的思想,反对走仕途之路,反对封建伦理,有民主意识,是叛逆者。宝钗也有形体美,宝玉欣赏宝钗的臂膀,心想:这膀子为什么不长在林妹妹身上。但宝玉终不愿与宝钗结合,宝玉不爱宝钗的心灵。因宝钗劝他按传统要求做人。贾、林爱情有共同一致的思想基础,这是《红楼梦》深刻伟大之处。过去的《西厢记》、《牡丹亭》都没有这种思想,都写一见倾心,简单、平面,没有更深厚的内容。青年男女相爱,除了思想一致,感情投合之外,不附加金钱、权力等条件,这是现代爱情原则。《红楼梦》写贾、林之间具有现代爱情的特色,《红楼梦》写情爱展开了一个新的境界,写出了建立在相互了解,思想一致基础上的爱情。

第四、《红楼梦》把美好的同性恋,与异性恋同样放在意淫范畴内,放在情的高度上,加以含蓄描写,持同情、宽容态度。宝玉与秦钟,宝玉与蒋玉函都有同性恋倾向。在中国古代性文化史上,称同性恋为“断袖”、“分桃”、“龙阳”,有一些古代小说写了古代同性恋题材。

第五、“宝玉情不清,黛玉情情”(己卯本夹批引书末情榜评),宝玉是大爱,对无情之人他也爱,主动爱而不是被动接受爱。

全面分析意淫,从意淫在贾宝玉形象中的体现看,意淫不是脱离肉欲的精神恋爱,宝玉除了情,也有欲的方面,如:宝玉游太虚幻境,受到性启蒙,在秦可卿卧室梦中遗精。《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写宝玉闻黛玉的体香,从袖中发出,闻之醉魂酥骨。袭人是宝玉的丫鬟,等同于侍妾,《红楼梦》写了宝玉与袭人同领警幻仙子所训云雨之事。不能说宝玉爱情完全脱离肉欲,《红楼梦》在情爱描写上,更重视情的升华,注意把情与性统一起来。这种艺术成就,今天仍可作为当代文学创作的借鉴。

现代社会是一个经济增长凌驾于情感满足之上的社会。物质欲望膨胀,精神需求萎缩。更需要加强精神生活建设,幸福美满的爱情,要靠新一代青年创造。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论述真正的爱情时说: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这一代男子一生中将永远不会用金钱或其他社会权力手段去买得妇女的献身;而妇女除了真正的爱情外也永远不会再出于其他某种考虑而委身于男子。”贾宝玉的意淫,林黛玉的情痴,属于真正的爱情,把金钱、权力和情感二者颠倒了过来,贾、林爱情对传统社会具有颠覆性作用,是通向未来的。

在《金瓶梅》中西门庆与妻妾之间,金钱、权力凌驾于情感满足之上,男女在性与情感上是不平等的,从人的自然属性出发的生理需求更突出,物欲性欲横流,在欲望的泥潭中挣扎、沉沦、毁灭。贾、林是重情的代表,表现对自然本性的超越,他们在大观园中提升。说到这里,有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反省自身,更像贾宝玉、林黛玉呢?还是更像西门庆、潘金莲?哈佛大学有一位学者认为我们大多数人更接近西门庆、潘金莲。对这种观点应加以修正。少年男女更接近贾宝玉、林黛玉,人类形而上的本性,人类自我完善的方向更接近贾宝玉、林黛玉。素质低,放任自然本性,就更接近西门庆、潘金莲。

《金瓶梅》、《红楼梦》合璧阅读,既了解成年人的性爱,也了解少年人的情感至上,启示我们深入了解人性,远离对人性的盲目,懂得人性,修炼人性,超越自然本性,回归宇宙大爱,走向人生的天地境界(人生可分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以天地境界为最高)。

演讲者小传:

王汝梅,19356月生,山东省兖州市人。吉林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教授,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常务理事,曾任中国金瓶梅学会副会长。主要从事中国文学批评史与明清小说的教学研究。主要著作有《金瓶梅探索》、《中国小说理论史》、《解读金瓶梅》、《臬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校注本、《袩烘绣像批评金瓶梅》会校本等。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