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后“985”“211”时代如何打破高校身份壁垒  

2014-11-24 14:36:52|  分类: 教育博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985”“211”时代 如何打破高校身份壁垒
我要评论
2014年11月24日 08:12:24 来源:光明日报 我有话要说(0人参与)
后“985”“211”时代如何打破高校身份壁垒 - 张瑞华 - 张瑞华的博客
 

 

  “今后,更多的国家重大项目将会在支持范围、遴选条件等方面对地方高校一视同仁,破除‘985’‘211’等身份壁垒,更加注重绩效评价。”21日,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在“2014年省部共建地方高校工作研讨会”上表示。

  本是意在鼓励“省部共建地方高校、积极参与国家重大战略”的表态,但在“985”“211”计划改革呼声高涨的背景下,此番言论被视作“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就‘985’‘211’高校存废的首次公开表态”,其中所释放的信号也确实印证了教育部此前一直强调的“985”“211”“不会再新增高校,并将引入动态竞争机制”的改革思路。

  本为一流大学战略计划的两大工程为何引来如此多的指摘?改革的方向何在?改革将给中国高校乃至整个高等教育带来什么样的影响?针对以上问题,日前,本报记者专访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洪成文、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刘振天、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

  “985”“211”为何“斩”声不断

  近来,一则“国家已低调废除高校‘985工程’‘211工程’,中国大学格局面临重新洗牌”的传闻在网上持续发酵。尽管教育部迅速通过其官方微博“微言教育”公开表示,不存在废除“211工程”“985工程”的情况,但关于“985”“211”高校存在价值,关于教育资源失衡、大学等级森严、利益固化等弊端却再度成为热议焦点。

  20世纪90年代,“211”“985”工程相继而生,但短短20多年过去,本是作为一流大学战略的两大工程为何“斩”声不断?

  “两大工程是在我国高教基础薄弱、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政府采取非均衡战略扶持一批有条件的高校优先发展、建设高水平大学、冲击世界学术高地的重大决定。虽然政府财政选择性投入,确实存在有欠公平问题,但不能否定特殊时期特殊政策的必要性。”刘振天认为,“以不公平、效益低等原因否定工程意义,进而废除工程”的想法是“短视的”。

  “有一点值得关注,自实施‘211’工程以来,韩国、日本、德国等纷纷出台高等教育促进政策,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声称在借鉴中国‘工程’经验,这就是一种‘竞争’机制。”洪成文指出。

  但随着我国教育经费投入的加大及高等教育的跨越式发展,“985”“211”高校在资源分配、学生就业等方面引发的矛盾日益突出。

  “在推进过程中,大批想进入‘985’‘211’计划的学校按行政指标办学,包括合并其他高校,增设学科、扩大学校规模等,在追求‘高大全’中失去特色,充斥着急功近利、充满浮躁的办学风气;同时,两大工程导致资源配置不均,严重影响了学校的平等竞争,也带来学校、学历歧视。”熊丙奇表示。

  高校贫富的“分水岭”“等级符号”,正是公众对其最大的指摘。有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占本科数量14.3%的“211”“985”高校拿走了全国七成政府科研经费,其中,2009年至2013年间,“985”拿走1394.94亿元,占总经费52.7%;“211”拿走510.66亿元,占总经费的19.3%,其他高校仅占28%。

  刘振天也不否认目前出现的“行政化倾向”已背离工程初衷,“工程不是为了人为划出等级,而是扩大、提高优质教育资源,带动所有高校改革、发展和提升质量”。

  “动态竞争”还是“协同创新”,改革方向何在?

  无论是废除还是改革,打破“985”“211”等身份壁垒已然箭在弦上。改革方向何在,显得尤为重要。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在该校2014年科技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被作为此前网上“取消论”的重要佐证,“取消后是按几个要素法综合考虑给学校分配绩效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要素就是学校进入ESI(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记者注)前1%的学科数”。而对于未来高校的评判体系,他也曾表示,“教育部和财政部在研究制定相关规定,可能会按照国家需要、学校办学好坏拨款”。

  此前甚至还有传言称,“各名校被要求提出综合改革方案。国家将在2017年进行期中考试,根据绩效分配资源,锁定若干高校重点支持;2020年期末考试,将支持若干所大学‘常态化’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且‘若干所’不会超过10所”。

  这些评判标准与杜玉波此次所说的“绩效评价”不谋而合。多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从张尧学担任过教育部高教司司长的背景来看,此方向“可信度很高”。而杜玉波同日提到的“中国好大学”的“四个比度”,即“办学定位对国家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适应度,领导精力、师资力量、资源配置等对人才培养的保障度,办学质量和效益对现代化建设的贡献度,学生、家长、社会对人才培养质量的满意度”或将成为未来高校评判指标。

  另一个强烈的改革信号是动态竞争机制的引入及协同创新计划的实施。

  刘振天表示:“高等教育有其成长和发展的内在规律。既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急功近利,应逐步完善。我赞成在两大工程中引入竞争、监督和公开机制,不要画地为牢、资源垄断,可以选择和淘汰,以激励高校更好更快发展。”

  “有关部门已在推进‘2011’计划,这一计划从‘985’注重学校整体、‘211’注重学校学科,调整到注重学校、学科间协作,包括和社会企业协作。”熊丙奇说。记者随后查阅发现,在“2011”计划首批认定的14个协同创新中心牵头单位中,的确不乏浙江工业大学、南京工业大学、河南农业大学等非“211”“985”高校,却在某一领域有所专长的普通地方高校。

  “更需反思的是高教经费拨款体系”

  “与其谈两大工程的存废,还不如谈我国高等教育宏观财政的分配问题。 ‘211’也好,‘985’也罢,其历史性贡献还在于掩盖了我国财政政策的弊端和问题。”洪成文认为,“更需反思的是高教经费拨款体系。说直白一点,该是拿财政政策开刀的时候了。有两件事必须触碰:一是谁来分配我国的高校经费拨款?二是国家的高教经费应以什么形式下拨?”

  洪成文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谁来分配高校经费拨款?是高校,政府,还是第三方?国际高等教育无不证明,既不是高校,也不是政府。另外,什么形式分配好呢?回答是:经常性经费拨款的比例,不能低于专项经费的比例。行政依附的实质不就是政府管理部门垄断了专项经费分配的操作程序吗?”

  熊丙奇也认为,应该探索建立新的教育拨款体系,“要成立国家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制定教育拨款预算,并监督政府部门落实。这样高校可以获得充分的财力保障,而不必‘跑部钱进’。与此同时学校要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坚持教育本位和学术本位,真正把每一分钱都用到刀刃上”。

  而教育部会同财政部“正在研究制定”具体拨款政策、动态竞争、绩效评价的标准到底是什么样的,现在还不得而知。截至记者发稿前,记者试图联系教育部学位中心相关负责人,却因时间紧张、未走必要的采访程序而未获得答复。对此,本报仍将持续关注。(记者 邓晖)

  ■事件回放

  5月12日,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在该校科技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在网络被公开,他称“国家把‘985工程’‘211工程’取消后,是按几个要素法综合考虑给学校分配绩效”。

  11月开始,“国家已低调废除高校‘985工程’‘211工程’,中国大学格局面临重新洗牌”的传闻在网上持续发酵。随后引发网友热议。

  11月13日,教育部通过其官方微博“微言教育”公开表示,将“进一步加强顶层设计……突出绩效原则,鼓励改革创新,避免重复交叉,提高集成效益,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不存在废除‘211工程’‘985工程’的情况”。

  11月21日,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表示,“今后,更多的国家重大项目将会在支持范围、遴选条件等方面对地方高校一视同仁,破除‘985’‘211’等身份壁垒,更加注重绩效评价”,被视作“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就‘985’‘211’高校存废的首次公开表态”。

教育部官员首次表态:破除985、211身份壁垒

2014年11月24日 08:55 

来源:华商晨报 

11月21日,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表示,今后,更多的国家重大项目将会在支持范围、遴选条件等方面对地方高校一视同仁,破除“985”、“211”等身份壁垒,更加注重绩效评价。据杜玉波透露,已首批认定14个协同创新中心,浙江工业大学、苏州大学、南京工业大学、河南农业大学等四所地方大学牵头的协同创新中心脱颖而出,为地方大学开展协同创新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985”和“211”的存废有了权威的回应。

 

11月21日,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表示,今后,更多的国家重大项目将会在支持范围、遴选条件等方面对地方高校一视同仁,破除“985”、“211”等身份壁垒,更加注重绩效评价。

 

这是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就“985”、“211”高校存废的首次公开表态。

 

杜玉波透露,教育部目前正在会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人社部等部委,研究制定《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实施方案》,其中将对高等教育领域的综合改革作出全面部署。

 

他还举了“2011计划”的例子。该计划提出面向各类高校开放,不限定范围,不固化单位;实施后,将不会有“2011高校”的概念,只有“2011协同创新中心”的实体。

 

据杜玉波透露,已首批认定14个协同创新中心,浙江工业大学、苏州大学、南京工业大学、河南农业大学等四所地方大学牵头的协同创新中心脱颖而出,为地方大学开展协同创新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高校改革亟待破除“985”“211”身份壁垒
2014-11-23 09:00:00 来源: 云南信息报(昆明)
       眼下正是各大高校毕业生奋力求职的黄金季节,深圳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明确以院校等级来定毕业生薪资标准。以技术类本科为例,普通院校为5000元,重点院校6000,“211”工程院校7000,“985”工程院校8000,清华、北大、电子科大为9000元。就业起薪层面鲜明的差异,对于企业来说,这恐怕无关歧视,而仅仅是将院校等级作为一个人才质量的信号来看待。不过从许多学生的角度来看,其中的不公平味道甚浓。

不同学校甚至同一学校不同学院的学生,在外部的待遇迥异,并没有什么值得惊奇。一如哈佛法学院的男生参加剑桥镇的舞会可以免票,而其他学院的学生则需买票,学校或学院之间存在层次差别,这是人类社会崇尚竞争的产物。但是,差别的来源应当源自公平竞争的规则,竞争规则如果欠公平,也就免不了学生们怨声载道。“985”学校当然本来都属于是好学校,但好学校天然应该获得更多的财政拨款么?尤其是清华、北大这一对龙头凤首,2013年财政拨款分别为27.75亿元和24亿元,且不要说是非“985”、“211”高校财政拨款的数十倍,比其他的“985”高校也动辄高出数十亿元。

财政拨款的多寡应当有公平的准则,例如依据学生的多少,或者区别科研类院校与技术类院校等等。但国家对北大清华的额外照顾,对“985”、“211”学校的特殊待遇,并不是因为上述两个因素,而仅仅是因为一种“国家意志”。国家意志当然没有什么不好,况且要建设世界一流高校,国家向高等教育倾斜投入,理由非常充分。但问题在于,积习难改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破坏了高校发展的公平秩序。从学生的角度来看,对于非“985”、“211”学校师生来说,侵犯的是他们获得财政公平支持的权利。

规则层面的不公平已经十分令人愤懑,就此,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在11月21日出席“2014年省部共建地方高校工作研讨会”时明确表示,今后,更多的国家重大项目将会在支持范围、遴选条件等方面对地方高校一视同仁,破除“985”、“211”等身份壁垒,更加注重绩效评价。杜部长的正面回应,让近来传的沸沸扬扬的废除“985”、“211”消息终于落地。

废除或者是改革现行的“985”、“211”等级制,已是迫在眉睫。不过,改革的方向何在,这是一个比破除现有制度本身更加重要的问题。杜部长表示,教育部已经推出“2011协同创新中心”的计划,该计划提出面向各类高校开放,不限定范围,不固化单位;实施后,将不会有“2011高校”的概念,只有“2011协同创新中心”的实体。也就是说,今后高校从政府获得拨款,依赖的不是一个永不褪色的“985”或“211”帽子,而是依赖“项目”或“合作体”。


上述做法的确改变了过去“一朝评上,永久受益”的制度,对于高校来说,面对的将是一个更加“弱肉强食”的时代。但是,未来为了联合获得政府拨款,高校之间的竞争与博弈,是否存在规则上的公平,新的改革似乎并没有顾及。当然,从根本上来说,中国高校始终依赖政府拨款,而不是借助自身科研创新转化为收入,以及校友捐款获得发展基金,单一的资金来源很容易迫使高校的治理结构趋向于高度行政化。

高度行政化的大学,难以事事从初衷、源头上为师生考虑,师生们个体感受与利益的被忽略,又导致高校与师生之间关系的摩擦。这就阻碍了毕业生对母校的感情,以及“梦想万一实现之后”毕业生群体对母校实际的报恩行动。反过来,越是缺失社会资金的支持,高校就越发对行政机构趋之若鹜。上述二者互为因果,构成了一堆高校改革的内在矛盾,而究竟由谁来撬动改革的杠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真正明晰的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