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瑞华的博客

莒县库山中学张瑞华欢迎你,遇上你是我的缘,愿我们从此是朋友!

 
 
 

日志

 
 
关于我

一介书生,两手空空,胸无大志又不甘碌碌一生,踌躇满志又志大才疏,曾怨恨生不逢时报国无门,曾想归园田居怡然自乐。到现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求品一杯清茶,笑看风云,享受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另两篇关于“悲天悯人”的文章  

2014-11-13 08:40:51|  分类: 心灵轨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诗人的境界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dc06100102e6eb.html

博主:白毫

多年前和一个喜欢写诗的朋友聊天,谈到诗人的境界;记得,我当时说了一句话:“悲天悯人”就是大诗人的境界。

那时我还没开始写诗,但话题和她聊到那儿了,也就是凭着自己的审美直觉顺口一说。现在回想,那时还并不太懂诗,却这么大胆的讲出自己的直觉,大约也有自尊心作怪的缘故,不愿被她看低了吧。面对美丽的异性,再丑陋再贫乏的雄孔雀,想必也会努力舒展他仅余的羽翅吧。

后来自己开始写诗,逐渐的体悟和感受,不断反刍这四个字,觉得自己的当初的直觉并没有错误。而且,“悲天悯人”不仅是区别小诗人和大诗人界线,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界线。如果把范围再扩大一些,就应该说,“悲天悯人”是一切大艺术家大思想家必然达到和超越的境界。

以我国历史上两位最杰出的大诗人陶潜和杜甫为例,即为“悲天悯人”之境的代表。

陶潜写《读山海经》,起首:“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其中“众鸟欣有托”一句,这不就是一个伟大的“悲天”诗人的最好证明么?诗人在草长莺飞的季节里看到自己屋前房后树木荫荣,鸟儿们在树上及自家屋檐做窝垒巢,诗人感到无比的欣喜。他首先的欣喜的不是自己的快乐,而是欣喜“众鸟有托”,不必颠沛流离仓皇无着,然后才在这种欣喜感到无比的满足,所以才能有“吾亦爱吾庐”的后发感叹!

杜甫写《前出塞》,诗的结尾为:“杀人亦有限,立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一句“岂在多杀伤”,这不就是一个伟大的“悯人”诗人的最佳说明么?要知道,杜甫要求的“岂在多杀伤”,不是自己的同胞,而是作为侵略者的敌人呀!结尾两句诗,诗人明白如话的说:只要制止了游牧民族的南侵,就不要多杀伤他们(指游牧民族)了。和那些眼界狭隘巴不得斩尽杀绝的战争狂人相比,这又是多么伟大的情怀啊!

其实,我国古代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位思想家,老子和孔子,他们也是“悲天悯人”的大境界的超越者呢。

老子在《道德经》第五章中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就是非常伟大的“悲天”思想,和佛家同样悲悯的说法“众生平等”,是一个意思;甚至,比佛家还要更进一层。佛说“众生平等”,广泛的说,“众生”只是有生命的生物,一个人和一只蚂蚁,都是平等的;老子说“以万物为刍狗”,这个“万物”却包含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物”,不仅仅是一个人一只蚂蚁,还是一棵树一叶草,都在这个“万物”之内。大自然中的一花一草,和聪明智慧的人,都是同样平等的。平等,就是最大的爱,最广大最无限的慈悲!用老子的哲学理念来形容,可以叫“大爱无别”。

记录孔子言行的《论语》“乡党篇”说:“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这不就是伟大思想家孔子“悯人”思想最直接的体现吗?马棚被烧,当他退朝回家听说了以后,先不问是否跑了马,而是先问有没有人受伤;这就是最现实人本主义,最直接的“悯人”表现呀!不要小看了这一件芝麻小事,孔子和那些在受到灾难时总是首先关注自己利益的人相比,他是多么的伟大和高尚呀!

而那些伟大的艺术家们,在他们的眼里,在“悲天悯人”的情怀和境界上,也并不输于上述的大诗人和大思想家呢。 

伟大的画家达芬奇画笔下的《蒙娜丽莎》,是油画艺术中的代表作品,而这幅的成功,不正是因为它汇集了达芬奇对于人的最深沉和最微妙的爱的情感么?伟大的艺术家罗丹的雕塑《丑之美》,难道不是最伟大的“悯人”情怀的体现吗!伟大的小说家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多夫》里的主角约翰(他的原型是大音乐家贝多芬)善良真诚,而他在无数个夜晚和早晨在大自然中奔跑,把他最真诚的吻深深的献给大地献给大自然,他不就是“悲天悯人”的大艺术家们的最好代表吗! 

“悲天悯人”,所悲悯者,绝不仅仅只是一个个社会中的人,更是一头兽一只蚁,一朵花一棵树,一滴露一粒沙。只有一个对人和大自然都怀着深沉的爱的人,才配得那一个“大”字!才成就得了那一个“大”字。

2012.12.19

 

要有悲天悯人的大境界 

来源:《深圳晚报》20140219

二弟:

电话听不清,所以寄信给你,再说几句。

鲁迅当年批判国民性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你正写的这本《败在海上》是以海图的名义收集一段“争”的历史,并且“分析其争”,怒也罢,争还是争了的。

你前一本书写的是海洋探险精神,较为明了。这一本变复杂了,西方的探险精神演变成了侵略。不探险的中国人被迫地开始探险、探索,探索“落后挨打”,探索“争”。这是生存挣扎意义上的海洋探险,中国人的探索仍在继续,你的书也是前人探索继续中的组成部分,是你这书的精神层面。

所以,这本书(和你之前的图书),你不能定义它为“通俗读物”,若那么多探索都归于“通俗”,“学术”又是什么呢?大量社会科学方面的书没有真正内容,全靠社会科学术语堆砌。你正相反,有内容,口气却是老百姓口气,算“通俗社会科学”,就亏了。

但是,说起来鲁迅的杂文与骂鲁迅的杂文,在语言上差异并不大,争论的同是琐事。鲁迅凭什么远远高于对手,就是境界。鲁迅杂文骂人尖锐,但总能感到他骂着骂着已经忘了对手,忘了具体事实,进入悲天悯人的境界。总能感到他身上有一种动力,别人是为骂而骂,他是受动力驱使。劲头一过就搁笔,又补一句,放下笔,吸一支烟,再写为正人君子所深恶痛绝的文字(你写海洋的书,悲天悯人的素材很多)。鲁迅写了“阿Q正传”,后来就写不出第二本,却不是江郎才尽,而是一个有深度、有广度的金矿挖光了。但不遗憾,因为挖得好,没浪费。你笔下这一本《败在海上》也写不出类似的另一本,因为这么有深度广度的矿挖光了,就没有第二个。所以,你不能满足于野蛮开采。

你上一本书《谁在世界的另一边》假设有个大错会怎样呢?假设四百年前的望加锡海战荷兰人赢了,葡萄牙输了,你写成葡萄牙赢了,会怎样呢?没什么大事,看的人或许不知道。这本书却不然,对海图一窍不通的人很可能却是中国近代这段历史的专家学者,会以专业角度评估你的观点、议论、结论。你死守着图,曲高和寡,少点议论,比较保险,不暴露弱点。或者,虽不结论,但以图为依据,分析推论没有错,结论也就站得住,不知不觉地(而不是有意识地)成一家之言。

顺便说说,有些比喻要贴近事实的本质,“关门打狗”意思是若开着门打狗会跑掉,是置对方于无法逃脱的境地。清朝大体上都是死守炮台,大体上都不存在跑的问题。说林彪在平型关把一队鬼子引入山沟,两头堵死“关门打狗”,很形象,也没说错。但说法国人在“马江海战”、日本人在“威海卫海战”用的是“关门打狗”策略,就不很准确,情感上也不准确,这里要纠正过来。

大哥

2013.12.24于墨尔本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